精彩推荐

38737人阅读  0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9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7-8-13 22:25
分享到: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黄桥的网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黄桥在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res04_attpic_brief.jpg
陈毅、粟裕的雕像。

res06_attpic_brief.jpg
展厅中关于黄桥战役的情况。

  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于1979年4月筹建,1980年10月经江苏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纪念馆下辖革命旧址四处及纪念建筑二处。革命旧址有:通、如、靖、泰临时行政委员会旧址(丁家花园),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旧址(原黄桥中学工字楼),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三纵队司令部旧址(严复兴楼),黄桥战役支前委员会旧址(何家祠堂);上述旧址于1982年3月列为江苏省第三批文物保护单位。纪念建筑分别是:新四军黄桥战役革命烈士纪念塔、粟裕骨灰安放处。  2005年4月黄桥被国家确定为全国30条红色旅游精品线路之一。2007年,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入选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成为全国12个重点红色旅游景区。
  2011年,为进一步完善“新四军黄桥战役”的历史再现和宣传,提高景区接待能力,泰兴市启动了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地迁建工程。
  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地迁建工程位于黄桥镇镇区北部,集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红色文化博物馆为一体,其中一号馆为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的主展馆,共八个部分,前七个部分展示了中央决策、发展华中,挺进苏北、东进黄桥,立足黄桥、团结抗日,统一战线、纵横捭阖,自卫还击、决战黄桥,合力同心、奋勇支前,革命精神、光照千秋等黄桥战役的全过程,第八部分展示黄桥古镇的古韵和魅力。二号馆拟作为红色文化博物馆,目前尚未布展,分为刺绣织锦厅、红色茶文化厅、宣传画和文献厅、钱币票证厅、像章厅五个展厅。

  当年新四军以七千人胜三万人

  1940年6月,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根据中共中央5月4日关于放手发展抗日力量,抵抗反共顽固派进攻的指示,为执行独立自主开辟苏北、发展华中敌后抗战的战略任务,1940年7月,陈毅、粟裕率部进军苏北,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并于8月进驻黄桥。
  国民党顽固派担心新四军发展壮大,想趁陈、粟还未站稳脚跟就予以消灭,命令苏北的“反共专家”韩德勤(时任江苏省政府主席兼鲁苏战区副司令)不断制造与新四军的摩擦,并于9月进逼黄桥。韩德勤将所属精锐倾巢出动,并在动员令中叫嚣“把新四军赶到长江里去喝水!”
  9月30日,韩德勤的部队向黄桥出击,行动很隐秘。新四军第二天才知道这一消息。当时黄桥的防御工事十分简陋,不过如果加紧布置的话,又会造成部队疲劳应战。更为严重的是,新四军的兵力只有7000余人,而对方有3万余人,兵力悬殊。
  但黄桥之战关系到新四军能否在苏北立足,被逼到墙角,只能打不能退。陈毅坐镇黄桥西北5公里的严徐庄统揽全局,粟裕在黄桥前线负责战场指挥。此战成败难料,连陈毅也没有取胜的把握。据粟裕回忆:陈毅同志有一挑珍贵的书籍文稿,从皖南挑到茅山,又从江南挑到苏北,从来不肯丢开,可这时也从铁皮箱里拿出来埋入地下,显然是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
  不过,粟裕觉得,虽然韩德勤人多,却兵分三路进攻,兵力分散,直接投入进攻黄桥的实际只有中路韩顽第89军和独立六旅1.5万余人。这样一来,新四军的压力在无形中就减轻了一半。而且韩德勤师出无名,冒破坏抗日统一战线之大不韪,其官兵情绪低落;新四军则是正当防卫,事关生存,群情激昂,战斗力倍增,再加上群众支持,对韩德勤可运用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战法。如此,韩德勤的兵力优势又被抵消一半,我军胜算就大了。下定决心后,粟裕立即进行了精心部署。
  10月4日凌晨4时,韩德勤第89军33师(共4个团)在黄桥东门发起猛烈进攻。初战即投入3个团,且来势凶猛,不但突破了新四军前哨部队的防御,其一部还攻入了东门,几乎就要拿下黄桥。千钧一发之际,第三纵队司令员陶勇和参谋长张震东,挥动马刀,带领部队硬是将敌人赶出东门,然后架起机关枪,死死顶住,使其难越雷池一步。
  黄桥激战时,韩德勤的后续梯队也向黄桥推进,企图增援第33师。4日16时,粟裕登上黄桥镇北门的土城观望,发现韩德勤的第6旅成一路纵队正向黄桥开来。等敌人全部进入了新四军的设伏地区,遂令叶飞立即发动进攻,速歼第6旅。叶飞遵照粟裕指示,采取“黄鼠狼吃蛇”的战法,将该股敌人截成数段,歼其大部,迫使其旅长翁达绝望自杀,扭转了黄桥战役的不利态势。
  同日24时,王必成率第二纵队进占分界,断绝了韩德勤第33师退路,并与陶勇的第三纵队前后夹攻,迅速全歼该师,还活捉了师长孙启人。接着,王必成部与陶勇部兵锋北指,与叶飞部合力围攻韩第89军军部。对方见势不妙,渡河逃窜,连军长李守维也在混乱中落水淹死。
  至6日晨,进攻黄桥的主力第89军军部被彻底歼灭。为痛打落水狗,粟裕下令乘胜追击,进占海安和东台等地。
  黄桥一役,新四军以伤亡不到1000人的代价,歼灭韩德勤1.1万余人,其第89军中将军长李守维、独立第6旅中将旅长翁达和多名团长毙命,第33师师长孙启人、第99旅旅长苗瑞林、第117师参谋长等师、旅、团级军官10余人及下级军官约600人被俘。国民党军遭到军事和政治上的双重失败,蒋介石哀叹:“诚吾人之奇耻大辱。”
  黄桥决战胜利后,陈毅满心喜悦地赋诗一首:“十年征战几人回,又见同侪并马归。江淮河汉今谁属?红旗十月满天飞。”

  一代大将粟裕部分骨灰安放于此

  黄桥曾是大将粟裕战斗过的地方,对这方土地有着很深的感情。在黄桥公园黄桥战役纪念碑东侧,粟裕的部分骨灰就安放在这里,粟裕的遗愿就是与那里的战友们长眠在一起。
  粟裕将军戎马一生,先后六次负伤,此后总犯头痛,直到1984年火化其遗体时,人们才发现其头部54年前留下的三块弹片。2003年,军事科学院筹建院史馆,粟裕大将夫人楚青公开了这三块珍藏近20年的弹片。
  据了解,粟裕大将头部负伤,其中在武平战斗中,子弹从他右耳上侧头部颞骨穿过;在水南作战中,被炮弹炸伤头部。手臂两次负伤,在硝石与敌作战中,他左臂负重伤留下残疾;在浙西遂安向皖赣边的转战中,他右臂中弹,新中国成立后才取出子弹。除此之外,1929年攻占宁都时,他臀部负伤;1936年在云合开展游击战中,他脚踝负伤。
  粟裕将军在逝世前曾对夫人楚青口授遗嘱:“我在革命战争年代,身经百战,和我共同参加战斗的同志中,牺牲的同志有数十万,可我还活着,看到了革命的胜利。在我死后,不要举行遗体告别,不要举行追悼会,希望把我的骨灰撒在曾经频繁转战的江西、福建、浙江、安徽、江苏、上海、山东、河南八省市的土地上,与长眠在那里的战友们在一起。”
  1984年2月5日,粟裕病逝于北京。楚青向中共中央、中央顾问委员会和中央军委转达了粟裕的遗愿,中央领导高度评价粟裕的高尚情操,决定尊重他的意愿,将他的骨灰葬撒在了八省市的土地上,其中一捧骨灰就安葬在了黄桥公园内。
  1984年4月19日,遵照粟裕大将的遗愿,夫人楚青及亲属将其部分骨灰护送到曾战斗过的泰兴黄桥,当时在黄桥公园举行了安放仪式。墓碑正面是管文蔚写的“粟裕骨灰安放处”放大手迹,墓碑背面是泰兴市政府撰写的碑文。整个墓基呈圆形,直径8.3米,墓身底层呈正方形,边长2.1米,顶层呈八角形,碑高2.17米,墓地四周栽种16棵苍松翠柏。

来源:泰州晚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