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39265人阅读  0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5-16 23:00
分享到: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黄桥的网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黄桥在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58c57ca42a1fe.jpg

第一章 华丽丽的被甩了

今天是乔漫19岁的生日,她精心的打扮了一番,要和她的男朋友林森一起庆祝,高高兴兴的拎着订制的蛋糕和红酒出了家门。

来到林森家门前,看着眼前高三层的别墅,她深深的呼了口气。她和林森从初中就认识,转眼间已然六年,两年前才答应跟他交往,虽然是男女朋友,但从未有过亲密的接触,乔漫心里准备好了,今晚把自己交给林森。


林森比乔漫大3岁,是林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一年前正式接手他家的公司,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但是他狡猾的伪装、轻而易举的骗过了真心对他的乔漫。


乔漫从挎包里拿出林森给她的备用钥匙,熟练的开门关门,在玄关处换好鞋,她把蛋糕和酒往茶几上放,脚步轻移往楼上走去。


走上二楼,隐约听到林森的房间里传出女人的声音,乔漫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脚步快速的往林森的房间踏近,


“森森,我好爱你……”林森的房间里确实传出了女人的声音,站在门口半响,乔漫一阵错愕,确定自己没有幻听后,推门而入。


眼前的光景让乔漫吃惊至极,口口声声自称是她的好闺蜜好姐妹的女人此刻正躺在林森的怀里,两人赤身果体,看到乔漫突然出现、她从容的拉过被褥遮盖自己的身子,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羞耻难看,手臂紧紧的环上林森的胳膊,高傲的炫耀她的所有物,对着乔漫冷哼出声。


“既然都被你撞见了,那我也没必要再隐瞒,森森和我在一起都一年多了,他说、跟我在一起比跟你这个只能拉手拥抱的女孩强多了,识相点赶紧滚吧。”


乔漫没有正眼看她,眼睛直直的瞪着林森,她现在需要一个解释。


“森森?这昵称还真让她觉得恶心。”


林森不慌不忙的当着她的面在陆璐额头上轻轻一吻,神态自若的打开抽屉拿出一张收据,刷刷刷的几下落笔,拿起来递给乔漫。语气像是打发乞丐一般说道。

“这里是五万块,也算是分手费,买你这两年像保姆一样对我的照顾。”

他的话,就像一根根尖刺,狠狠的扎进乔漫的心里,无比难受。


“顺便让你明白,这两年我跟你在一起,只不过是把你当免费的老妈子而已。”林森仰卧在床上,眼底闪过一丝讥讽,他的确不喜欢乔漫,跟她在一起不过就是图个新鲜,谁知乔漫思想那么保守,偏要等到她满19岁后才可以有进一步的亲密接触,吃不到葡萄的林森连看葡萄的心都没有了,转而把她当成了他家的老妈子使唤,只要林森一个电话,她不管在干嘛,都必须立刻完成他交代的事,乔漫更是甘之如饴的听他差遣,自以为是这是林森爱她的表现。现在看来真是她愚蠢至极!


乔漫佯装镇定,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绽放迷人的微笑,走过去接过他手中的支票。

“想不到林总这么看得起我,那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乔漫只觉得眼前这一对狗男女极度恶心,强忍着想要呕吐的胃。笑盈盈的把支票放进包里!

乔漫此时此刻在心里狠狠的把自己鄙视了一遍,第一次觉得自己廉价的不行,既然五万块就把她收买了,但回过头想想、她也没吃亏,林森这畜牲不如的渣男没有占过她丝毫便宜,这钱不要白不要。


她顺势走到床边“啪啪”的两记耳光重重地落在陆璐的脸颊上。


“啊!”脸上火辣的疼痛让陆璐惊声尖叫。眼眸恶狠狠的瞪向乔漫。


“怎么?不服气吗?想要还手?当小三还这么理直气壮,穿本姑娘不要的破鞋就那么高兴?那你也只有穿破鞋的命。”乔漫一脸愤恨的望着她,算她瞎了眼交错了朋友,看错了人、一对狼狈为奸的畜生,真不是一般的相配。


“乔漫,你……别太过分。”林森见状,连忙用手臂挡着陆璐,不让乔漫再伤到她,警示的看着她道。


“哟!这么恩爱,窝边草吃得这么的心安理得?那本姑娘祝你们永浴爱河……最好淹死在里面。”


“五万块我就不客气了,买一个MB,都比你林森强很多。”乔漫算是看清了林森恶心的嘴脸。拿出包里的支票在林森面前扬了扬,头也不回的甩门而去。这夜、是她过的最刻骨铭心的生日!


第二章 初遇战漠琛

深夜,魅夜 pub,

这是C城最高档的酒吧,位处黄金地段,豪华至奢靡的设计,昂贵的消费,奢侈的享受,是上流社会的成功精英人士聚集的地方。


乔漫六神无主地走着,不知不觉走到这里,她抬头看了看头顶荧光闪烁的招牌,深吸一口气,现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是最合适自己不过了,正好借酒浇愁,刚刚往前一步,脚还未踏进酒吧,就有人将她拦住了。


“小姐,你不能进去。”酒吧外身材魁梧的站岗安保拦住她前进的步伐。


“为什么,我怎么就不能进去了?”乔漫侧头看向拦着她的小伙子,一脸的不耐烦。


“你……满十八岁了吗?再说了,这是高档酒吧,您恐怕……消费不起吧!”站岗的安保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番,说话的语气带着重重的鄙视,很明显、酒吧里小小的安保也看不起她。


“你怎么知道本姑娘不满十八岁?你又怎么知道本姑娘消费不起?”乔漫气得七窍生烟,她是长得清纯可爱,但是她今晚刚满19岁好么,什么眼神?至于钱嘛……!


“喏,看见没有,本姑娘有的是钱。”乔漫从包包里拿出刚刚那张支票,在安保的眼前晃了晃。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您请进您请进。”安保一看到乔漫手中的支票,立刻对她毕恭毕敬,点头哈腰的赔着笑脸,这也难怪别人不会为难你,在这种高级场所出入的,不是名门贵妇,就是影星名媛,或是成功人士,业界精英,要是这些光环都没有、唯一的方法就只能认钱了,有钱你就是大爷,什么都好说。


乔漫满意一笑,果然有钱就是不一样。

走进酒吧里,舞池内,浓妆艳抹的舞女扭动着水蛇般灵活的小蛮腰,妖媚的脸孔美艳至极,引得男人们喝彩声不断。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醇香的酒气吸引着乔漫的嗅觉感官。

她直径走向吧台,一口气点了好几瓶酒精度极高的鸡尾酒,一瓶接一瓶的灌进喉咙,浓烈的酒精呛得她猛咳嗽。


“美女,一个人吗?”一位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出现在她身旁,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露出色迷迷的神情。


男人心里寻思着,这样清纯可人的美色,如果买到地下卖场,应该能保让他一年内不愁吃穿啊,先尝过滋味再售出……那他岂不是赚大发了!


想到这里,男人脸上露出及其猥琐的奸笑。


乔漫半醉半醒,低着头没有搭理他,将脸埋在了吧台上。男子见她不作声,将一枚白色的颗粒物放进她手中的酒瓶里,看着酒中的物体稀释的无影无踪,男人再次露出奸诈的笑满意地离开,躲在暗处等着坐收“渔利”。


10分钟后。

乔漫一口气喝完最后一瓶酒,突然感觉身上一股子燥热,想出去透透气,她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往外走,迷糊间脚步一个踉跄、跌进一具温暖的怀抱中。


角落里的猥琐男见状,起身要走过来。但是看到她身前的男人,立刻怔住了,这个人……他惹不得,只能作罢,灰溜溜的走人了。


“起来!”突然间被人一下子扑入怀中,男子不由得皱起好看的眉目,他一向不喜欢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剑眉下一双深邃的眼眸闪烁着冷冽的光芒,怒火中烧。


“滚。”男子不耐烦的低吼出声,看着身上一动不动的乔漫。


乔漫艰难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男人绝美的容颜,二十出头的年轻模样,精致的五官犹如雕刻般完美,这样的男子她还是头一次见到,比林森好看多了,应该说林森相貌都不如眼前男人的十分之一。


战漠琛总算看清楚她的模样,大大的眼睛,挺直的鼻梁,粉红的双唇,白皙的皮肤似乎吹弹可破,身上一股淡淡的体香摄人心魂,他突然间不排斥这女人的主动,饶有意思的看着她。


“呃,你是MB吧?”乔漫揉了揉撞得微疼的额头,像是想起什么條地问道。


战漠琛的俊脸随即阴沉,危险地眯起眼眸。MB?这女人瞎了?有他这么高贵得体的MB吗?这还是头一回听到,战漠琛心里别提有多不悦了。


“听说……C城魅夜酒吧的MB都很极品,一看你这样貌,这气质,这风度翩翩,果然名不虚传。”乔漫趴在战漠琛身上,迷迷糊糊地说道。


战漠琛的眉头顿时拧成一个川字,很好……还真把他当成MB了!战漠琛有种想捏碎她骨头的冲动。


看他没有回答自己,乔漫有些挫伤,仗着酒劲发挥……她支起身子,芊芊玉手环上男人的脖子,媚眼如丝。

“五万块,买你一夜。”乔漫醉的一塌糊涂,只感觉身体热得不行,像是一团火在体内燃烧,让她有种想即刻脱光的冲动。


战漠琛倏地一怔,看着怀里主动送上门的猎物,眼眸中闪烁着别有意思的光芒饶有一番兴趣,薄唇轻言。


“成交。”顺势把她打横抱起,这可是战漠琛第一次对一个陌生女孩这样的抱法。他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既然自动送上门,那自己也不必客气了。

战漠琛似乎还未发觉乔漫的异样,将她三步并作两步的抱走出了酒吧。


第三章 五万块买你一夜

ZJ国际酒店

ZJ国际和魅夜酒吧也就隔了几步之遥,战漠琛一路抱着昏沉的乔漫快速的走进酒店,来到私人电梯前,走了进去,按了23楼的按钮,这才低下头细看她。


因为酒精的作用,乔漫的脸颊染上了两团红晕,媚眼微眯着,此时的她更加的清雅夺目,秀色可餐。

当视线落在她绯红的双唇时、战漠琛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她甜美的滋味令战漠琛瞬间深醉其中,乔漫的身子已经出了汗,身上的燥热让她失去了理智,热情回应着战漠琛的吻。


战漠琛很满意她的主动,既然如此多娇,那他何必浪费时间客气,电梯“叮”的一声到了23层,战漠琛这才放开她,邪魅一笑,抱着她走出电梯,来到他的专属套房2306号。


“嘭”的一声关上房门,战漠琛将她放到床上随即欺身而上,双手紧扣着她的脑门,低头,再一次霸道地索取属于她的甜美。


身下的人儿没有过多的反抗,直到战漠琛彻底的将她从女孩变成女人的瞬间,眼角湿润的泪水让她清醒了几分,可生米已成为熟饭,她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


这一夜缠绵悱恻,暧昧不休!


翌日,清晨


乔漫睁开双眼,窗台照射进来的刺眼的阳光让她微微眯起眼眸,随即感到浑身要命的疼,像是被人拆裂了一般,这时候,乔漫才注意到自己的身边还躺着一个男人,这才想起昨夜的荒唐事。


她昨晚只是点了一打鸡尾酒而已,喝完酒就感觉身体很不对劲,平时就算她喝再多也没有这样醉的糊里糊涂,难道是那酒有问题?再然后……乔漫依稀记得自己热得不行是要去外面透透气的,怎么自己会在酒店?


乔漫坐在床边,思来想去,这才想起来龙去脉,昨夜自己撞到了他,然后还出价五万买了他一夜,现在想起来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乔漫一想起来,羞愧的捂住了小脸,稍微镇定了一会儿,她也不管身体多么疼痛,起身就穿衣服,看到身上有昨夜疯狂后留下的痕迹,乔漫心里一阵慌乱,恨不得直接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趁着穿衣服的时间,乔漫在心里把战漠琛狠狠地问候了一遍。


丫的,这个男人简直是恶魔,流氓,野兽,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温柔一点会死吗?会吗?


她浑身上下就像是快要散架了似的,身上那么显眼的暧昧痕迹,怎么可能不被人看到。


乔漫特意走到战漠琛身前,想看清楚他的模样,昨晚醉的太迷糊,忘记他长啥样了,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着实把乔漫惊艳到了,战漠琛帅得简直没有天理,她瞬间又花痴了一把。


这才想起正事儿,开溜要紧,她匆匆忙忙地整理好自己,从包包里拿出昨晚上的那张支票,恋恋不舍的看了几眼,然后将它放在床头柜上,找来纸笔,嗖嗖的写下两行字。

“五万块,买你一夜,多了我没钱给,少了也别再想要,露水因缘,忘了彼此。再也不见!”


乔漫满意的看了几眼字条,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间,然后光明正大的溜了!


第四章 露水姻缘忘了彼此

乔漫一离开房间,床上的战漠琛也跟着睁开眼睛,其实在她醒的时候,他也跟着醒了,只是看她昨晚那个模样,肯定是在酒吧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被人下了药,战漠琛敢肯定她自己还不知道被人下药了。


战漠琛拿起手机,按下快捷键,电话瞬间接通。

“总裁,请问有什么指示?”电话那头传来恭敬的男声。


“刚刚有个头发齐腰,长相甜美的女孩下了楼,身高大概1.68那样,你派个人跟着她,然后查清楚她的身家背景。”战漠琛神态自若的吩咐着,他昨晚忘记了问她叫什么名字。


“好的,总裁。这事儿一定办妥!”战漠琛说完后满意的挂了电话,别以为离开了就已经没事,那要看他战漠琛同不同意。


战漠琛不想乔漫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会尴尬,才没有即刻起来跟她面对,他知道乔漫一定会逃避的。


这是战漠琛占有她的过程中得出的结论,那层薄膜的阻碍,也让他自己疼了一疼,因为该死的他也是生涩得发青的第一次。


虽然不曾碰过女人,但男女之间这点事儿,他战漠琛在上流社会上混了这么久也了解得一二三了。谁叫他有那么几个常在花丛中走的损友!


战漠琛在女人方面很是挑剔,但昨晚遇见乔漫,他却出奇的无可挑剔,竟然也没有排斥,乔漫是第一个让他无法产生抗拒、反之却很有意思的女人。


长相倒是有几分姿色,清雅脱俗,甜美可人,就像是荷塘中的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这丫头的滋味还不错,好像还很对他的胃口,他怎么舍得就这么放她走了呢,呵、没那么简单,战漠琛唇角上扬,笑得意味深长,开始怀念昨晚的美景良宵。


條地一坐起身,瞥见床头柜上,一支钢笔下静静躺着一张纸条,战漠琛皱了皱眉,拿起来一看,顿时,他的眼眸随即阴沉,纸条上那几句字迹娟秀的话,让战漠琛着实哭笑不得,旁边还躺着一张额数五万块的支票…。


五万块买他一夜?他战漠琛何时变得如此廉价了?要真是买他一夜…那这五万是不是太少了点。


露水因缘?忘了彼此?


露水因缘吗?那不是你个丫头说了算的,他怎么会忘了她,又怎么舍得忘记,她的滋味是如此的甜美!美妙的昨夜,这一世他忘了自己也不会忘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战漠琛将纸条揉成一团,眼眸注视着窗外,他对这丫头,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乔漫好容易才下了楼,23层那么高,会走楼梯的那是傻子。


她乘的是商务电梯,这里顾客盈门自然也就等的久了些才有电梯下去。


走到门口,转身抬头瞥了一眼酒店招牌,这一看不禁咋舌。


乔漫彻底懵了,站在风中凌乱了一把,ZJ国际酒店?传闻中那个尊爵跨国集团、用尊爵拼音的首位字母命名、在国内外都有分店的连锁酒店?这外观、这建筑…简直高大上,外表都如此亮堂,更别说房间了,只可惜刚才走的匆忙,没有好好的看上一眼、观赏一番。


但是,一个酒吧MB怎么会有钱住这么高级的酒店呢?虽然她之前从未来过这里,但也听说过ZJ国际的房间最低消费也在三千块以上的标准,然后对于她这种住一晚也奢侈的人来说更是天价,既然也住了一回。


好吧,托他的福,现在她终于知道原来做MB是那么赚钱,怪不得他长得挺好看的偏偏从事这种行业,唉!可惜了一枚大好的帅哥。被这种行业给毁了!


乔漫摇了摇头,一副极度惋惜的样子离开酒店。


第五章 送她出国留学

C城,平安街幸福小区内,


乔漫回到自己家,这是一栋8层楼的单位房,三室两厅,装修的有些简单,却也不失温馨,早些年乔漫的母亲病逝,就只剩她和爸爸乔文俊相依为命,两年前,媒人介绍了一位女人给乔爸爸,也就是乔漫现在的后妈,还带着一个女儿和他们住在一起。


乔漫拿出钥匙开门,一进门就看到自家来了客人,是爸爸的妹妹乔安琳,只见他们坐在一块,像是在讨论事情。


她深深吸了口气、故作镇静,强忍着身上的痛楚,踏进客厅,那不是一般的痛,乔漫到现在还感觉自己的身体快散架了的节奏!


“漫漫,你回来了,你昨晚一夜去哪里了,让你爸爸和我担心死了。”吴丽莹看到乔漫,立即上前一脸担心的模样问道。


她就是乔漫的后妈,四十三岁的模样,温柔贤惠,特别是对乔漫视如己出,她自己的女儿叫刘雨萱,跟乔漫的关系也还可以。


“阿姨,我没事,昨晚朋友过生日,多喝了几杯,索性在人家里过夜了,忘记跟你们打招呼了,抱歉。”乔漫强挤出笑容,她现在真的没有这么多心情在这里说长论短,不仅失恋了、而且还失|身了,最重要的是失|身还带倒贴钱的,世上还有人会像她这么傻吗?


“阿姨,要是没有什么事,那我先会房间了。”乔漫说完,转身跟姑姑问了声好,就走进了房间。


乔爸爸坐在一旁,默不作声,他在想怎么跟女儿说要送她出国留学的事情。


“哥,我知道你一时半会也舍不得女儿,但是她出国念书是好事,也就几年的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以后她事业有成,对她、对你们都好。”乔安琳知道她哥哥舍不得闺女,毕竟父母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直到近两年吴丽莹母女俩搬来,生活才慢慢改变。


“这样吧,我现在就去和她说,她要是同意的话,我们明天就走。”乔安琳见乔爸爸没说话,又再次说了句,起身就往乔漫的房门走。


乔安琳当年远嫁英国,她的丈夫是英国某大学的校长,学校每一年都会无条件的赠送一张免费上学申请表,她拿了下来,她知道出国念书对乔漫来说是件很重要的事,所以才特意回国安排她。


乔文俊还是沉默不语,他知道出国留学是好事,也是乔漫一直向往的,他知道自己女儿的理想,他担心的是国外的生活不知道她能否适应。


“老公,你就别再想了,答应她姑姑吧!”吴丽莹坐到乔文俊身边,拉起他的手放到自己的掌心,眸眼恳求般注视着他。


“去就去吧,我也不是不让她去,就是怕她在国外不懂得照顾好自己。”乔爸爸拍拍吴丽莹的手背,一边担忧,一边表示同意。


“哎哟,哥哥,不是还有我吗?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漫漫的,谁不知道她是你的掌上明珠呀!”乔安琳从乔漫的房间出来,笑呵呵的说道。“漫漫已经答应我出国了,机票我也已经定好了,我们明天就回英国。”


乔漫走出房间,来到乔爸爸身边坐下,“爸爸,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不用担心,我会努力让你和阿姨都过上好日子。”


“漫漫,爸爸知道你的理想,所以爸爸不反对、也从来没有反对你出国,安心的去学习吧。”乔爸爸拍了拍乔漫的肩膀说道,不再犹豫。


微信扫一扫二维码继续阅读,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004.png
黄桥在线手机客户端(APP)用户快速查看方式: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再次打开,就能通过长按二维码查看!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