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27076人阅读  0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5-18 22:47
分享到: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黄桥的网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黄桥在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58cf2444dbbde.jpg

001惊醒,衣衫凌乱

凤轻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今天不是她大婚的日子吗?她怎么会衣衫凌乱地在城门口醒来呢?

低头看着自己样子,下半身还好,有一条里裤,而上半身除了一件肚兜外,就只有一件红色薄纱。

薄纱下,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肌肤那青紫的痕迹,亦是相当的明显。

这样的情况,要放在现代那绝对不算什么,甚至还要算保守的,可这里是古代呀!

是那种要把身体包得严严实实,除了脸和手哪里都不能露出来的古代呀!

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她这副样子,还被人围观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凤轻尘努力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除了她今天要嫁给当朝七皇子东陵子洛外,什么事也没有……

“小,小姐,发……发生什么事了,婉音,婉音害怕……”身边,小丫鬟死死的抓着凤轻尘的衣服,眼里满是胆怯与无助,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一般。

那样子,比凤轻尘这个小姐,还要娇气几分。

发生了什么?她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凤轻尘一扫四周围观的人群,眼里闪过一抹精光,敷衍地拍了拍身边的丫鬟:“没事。”

嘴里说没事,但是凤轻尘却是明白,今天这事很麻烦,而且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她,一个父母早亡的孤女,却是当朝七皇子的未婚妻,不想她嫁的人多得去了。

毕竟,她和七皇子,除是一个是男一个是女外,就没有哪一点是相配得,在这个讲究门当户对的年代,她高攀不上七皇子。

要知道,昨天前这个身体的主人,不就是因为意外落水而亡吗?不然的话,哪有现在的她。

凤轻尘微眯着眼,掩去眼中的凌厉。

不管是谁,都不得不说,用这种手段太狠了。

在这个贞洁比性命重要的时代,把衣衫凌乱的她丢在城门口,不就是要再次逼死她吗……

害死了原来的凤轻尘不够自己穿越而来,还要被再害一次吗?

凤轻尘握着拳头,一双美目冷冷地扫视着围观的人群:“看什么看,还不快让开!”

想要她死?哪有那么容易,她又不是之前那个凤轻尘,柔弱忧郁,一想不开就自杀,作为二十一世纪最优秀的女军医,面对任何困境,她都有活下去的勇气……

围观的人被凤轻尘一吼,吓了一跳,纷纷后退,一个个)疑惑不解的说着。

“这,这是谁呀……”

“就是,是哪户人家的姑娘呀,怎么一大早,在这里呀……”

“你们看她的样子,那脸上、脖子上哦……肯定是青楼女子。”

“青楼女子?应该不是,看着像大家小姐呢?”

“得切,大家小姐会这样,一大清早会在这里。啧啧,你看那一身白肉,还有身上那些痕迹,昨天晚上恐怕没少被疼爱……”一长相猥琐大叔阴阳怪气地说

“真想摸一把呀!”

“不知道多少钱一晚呀,这可真是绝色呀,那张脸虽然不是多么的明艳动人,但胜在气质好呀,一个婊.子,却偏偏和大家闺秀一样。啧啧啧,这么傲的女人,压在身下,不知是什么感觉……”

“哈哈哈,你做梦吧,那价钱肯定高……”

……

混蛋,这些人凭什么对着她指指点点,口出秽语……

凤轻尘气得直咬牙,但理智却告诉她,现在不是管这些的时候。

敛眉看着自己的颈脖处,发现自己露在外面的肌肤,果然如众人所言,布满青紫吻痕。

这个样子,她就算安全回城了,后面的事情也不是她一个孤女可以承受的。

“好厉害的手段,把我丢在城外不算,还弄成这个样子,这让我怎么回城。”凤轻尘双眼冒着火,此时的她恨不得杀人。

嫁不嫁人无所谓,可是她那套随自己一同穿越而来,军方最新研制出来的智能医疗包还留在凤府。

那东西别说在古代了,就是现代要再弄一套出来也不容易。

那套东西,她绝对要拿到。

可现在看来,却是没办法去拿了,进城等待她的绝对是严惩。

凤轻尘气得想要杀人。

太可恶了,要是让她知道,哪个混蛋把她害成这个样子,她一定用手术刀好好的招呼他,把他身上的肉片一片一片割下来……

双眼怒瞪,红衣墨发,这一刻的凤轻尘就如同绽放的曼珠沙华,娇而不媚,艳而不俗。

围观的人看的双眼都直了,有几个胆子大的更是上前,准备伸手碰一碰……

凤轻尘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旁的小丫鬟却像是疯了一般,护在凤轻尘的面前:

“走开,走开,我家小姐可是官家千金,不是尔等贱民可以碰的,通通都给让开,不然把你们全部丢进大牢。”

人群中的人一听,立马哄笑着:“官家小姐?耶,还真是官家小姐呢……”

“没错,我家小姐就是……”小丫鬟趾高气扬,脱口就道,没有丝毫的顾忌,完全就不像大家放教养出来的丫鬟。

“住嘴。”凤轻尘却在这个时候回过神来,一把将面前的丫鬟拉到身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这丫头嫌她们主仆二人不够丢脸是吧!

非得把她祖宗三代的脸丢干净才满足是吧!

“小……”小丫鬟吓了一跳,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得飞快。

小姐,小姐不是知道了什么吧?

“别让我再听到你说话,不然我卖了你。”凤轻尘威胁着,眼中凌厉的光芒,把小丫鬟吓得跌坐在地。

“是,是,小姐。”小丫鬟吓得那叫一个慌呀。

双眼不安地盯着地面,怎么也不敢看凤轻尘一眼。

凤轻尘满意的点了点头:“跟我走。”

语毕,凤轻尘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在众人的注视下,朝城外走去,略显慌张的步子之中,却显示出一种说不清的雍荣华贵……

今天是没办法进城了,医疗包就暂时留在凤府吧,反正除了她,也没有人能打开,就算打开了,这个时代的人也不会用。

只要她活着,终有机会把医疗包拿回来!

至于婚礼嘛?

凤轻尘说:管他去死。

这落落大方的举动,这傲骨不凡的气度,让众人连忙收起猥琐的神色,似乎用淫秽的眼神,打量这清贵无双的女子是一种亵渎。

凤轻尘所到之处,众人立马后退,纷纷给凤轻尘让道。

于是,就出现围观人员站成两排,变成欢送人员的一幕。

众人看着凤轻尘,一个个与身边的人咬着耳朵……

这个姑娘不会是个傻子吧?

不然的话,这姑娘怎么会出城呢?一大早的这个样子是去哪?

众人的眼神中的疑惑,凤轻尘尽收于眼底,除了苦笑她什么也不能做。

在这个阶级分明的世界里,这样的她回到京城,那后果不是她一个弱女子可以承受的……

可就在此时,跌坐在地上的小丫鬟却突然爬了起来,大声的道:

“小姐,小姐,不,王妃娘娘,你等等奴婢……”

给读者的话:新书发布,请大家多多支持,有事没事戳一下,顺手评个分,评分的话,请点“非常推荐”,至于要“坑爹的啊”亲,就请你手下留情,直接点右上角的“X”,彩彩伤不起!


002调戏,傲骨不凡

“小姐,小姐,你要去哪呀?你不能走呀!

小姐,今天可是你大婚的日子,过了今天你就是洛王妃了。

小姐,小姐,你可是未来王妃呀,你怎么能抛下洛王走呢。

小姐,奴婢求你了,你不能走呀,你这一走,你让婉音怎么办呀!”

声音之大,响彻整个皇城城门上空。

就像是故意的一般!

什么?今天大婚?

未来的洛王妃?

众人惊呼道!

一双双眼睛,闪着狂热的光芒,看着凤轻尘,一个个在脑中幻想着,这官家小姐悲惨的命运。

阶级的差别,让平民百姓对于皇家贵族,除了尊敬,还有厌恶。

看到一个官家小姐下场凄惨,能让一般的百姓,暗自乐呵好几天。

该死!

凤轻尘飞快的回头,看着跪倒在地的小丫鬟,想也不想,一脚就踹了下去,大声的对旁人道:“谁让你胡言乱语,把脏水泼给凤小姐的……”

她必须把事情撇清。不然凤轻尘这三个字,就真的成了耻辱的代名词了,她顶着这个名号,在这个时代绝对没有好下场。

被人押着浸猪笼都是小事。

“咚……”的一声,婉音摔倒在地,嘴里却依旧不依不挠地喊着:

“小姐,轻尘小姐,婉音没有……没有乱说呀。”

“你就是凤小姐,凤轻尘,今天就是你大婚的日子呀,婉音没有撒谎。小姐,你怎么就肯承认自己的身份呢?小姐,婉音求求你了,你不能走呀,你走了今天的婚事怎么办呀,小姐你不能丢下婉音呀……”

呜呜呜,说完就趴在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这么一来,让围观的人对凤轻尘更加的厌恶,不着痕迹朝凤轻尘走来,把凤轻尘围在中间,不让她走。

谁让她欺负丫鬟的。不管谁对谁错,平民百姓遇到这样的事情,总是会有莫名的英雄主义,同情处在弱势的人。

明显,小姐与丫鬟相比,丫鬟就处在弱势地位,而且与他们的身份相近。

“混蛋……”凤轻尘想也不想,又是一脚踹下去。

这丫鬟居然在紧要关头出卖她。

凤轻尘,你身边到底养的什么人呀。

养条狗也会护主呀,你养个丫鬟关键时侯却出卖你。

“什么?凤府千金?”不知谁又大声叫了一句,一时间围过来的人更多了……

凤轻尘抬头,看到四周的人群,发现不远处守城的士兵听到婉音的咆哮,冲了过来,心中暗叫糟糕。

凤轻尘再次转身准备离去,绝对不能让世人知道她是凤轻尘,这事一旦闹大,她不想死也得死了。

可是,来不及了……

婉音像是不要命了一般,爬上前抱着凤轻尘的脚:“轻尘小姐,轻尘小姐,你不能走呀,你走了今天的婚礼怎么办,洛王怎么办,我们凤府上下的仆人怎么办……”

那样子,活脱脱一个悲苦的小丫鬟。

凤轻尘就是欺负下人的恶主。

“婉音,我待你不薄。”凤轻尘咬着唇道,刚刚她不是叫这个丫鬟一起走吗?

关凤府上下什么事,整个凤府上下不就是她们主仆二人吗?只要他们走了,就没事了,一个空壳的凤府,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他们留恋的。

这个丫鬟明明有二心了,还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实在可恶。

之前那凤轻尘是有多笨来着,自己身边的丫鬟有二心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而此时,凤轻尘想走也走不了,守城的小兵已将凤轻尘拦了下来,同时将婉音拉开,一个小头目不怎么确定的道:“你真是凤小姐?”

毕竟凤轻尘这个样子很是狼狈,上半身露出来的肌肤,全是吻痕。

青青紫紫的好不骇人!

“我不是。”凤轻尘摇头,想也不想就否认。

“不是的,不是的,小姐,我家小姐就是凤府千金凤轻尘,未来的洛王妃。”婉音却继续拆台。

“这……”守城小兵一时间也是莫名其妙了。

这面前要真是官家小姐,这事就麻烦了,他们惹不起。

而就在此时,一辆马车从城内朝凤轻尘的方向驶来,所到之处,众人皆闪避开。

马车内,传来一个粗哑的男声,言词放荡而下流:

“凤府千金?我看是骗子吧,今天可是凤府千金与洛王殿下大婚的日子,你怎么可能是凤府千金。”

“严公子,是严公子,今天这个美人要倒霉了……”有人听出了马车内人的声音。

“严公子是谁呀?”

“严公子你都不认识?京城府伊严大人的独子,是京城出了名的恶霸,仗势欺人,欺男霸女,无恶不做呀……”

凤轻尘的耳边传来了小声的嘀咕声,守城的小兵,也顾不得确定凤轻尘的身份了,屁颠屁颠的上前。

凤轻尘不管是真是假,都是一个失势的女子,而这个严公子,可正当红呢。

官差谦卑而讨好地行礼:

“严公子……”

“嗯……”马车内的男子,傲气地应了一声。

车帘被掀开,紧接着就看到一个脚步虚浮,身形肥胖,肥头大耳、双眼浮肿的男人,在仆人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这人一身酒气,摇摇晃晃地朝凤轻尘走来:“凤家千金?让本公子来验验是真是假。”

说话间,一只咸猪手,就轻佻地朝凤轻尘的脸上摸去,一张猪头脸就往凤轻尘的脸上看。

酒臭味混着胭脂水粉味,朝凤轻尘袭来……

“啪……”凤轻尘退了一步,一巴掌将这严公子的手打了下去:“公子,请自重。”

“自重?哦呵呵,你怎么知道公子我有没有自重,要不,姑娘来试试?让本公子压一压,你就知道本公子有没有自重了。”

被凤轻尘打了,这严公子竟是半分不恼,不仅如此,反倒伸起舌头,把凤轻尘打的那个地方给舔了个遍,那样子要多猥琐就有多么的猥琐。

凤轻尘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人,怎么可以恶心到这种地步,这古代的官家子弟,也太张狂了。现代那些官二代虽然同样嚣张,但表面上还会掩饰了一下。

“果然,果然是美人呀,这手心的汗都是香的。一大早收到消息,说是城门口有个漂亮的小娘子,等着本公子来解救,果不其然呀。尤物,绝对是尤物,比那夜宴楼的青青姑娘还要媚上三分。”

什么?凤轻尘一愣,压下心中的恶心,问道:“有人通知你来?”

一环扣一环,果真是好,果真是好呀,看样子,今天她今天是走不了。

先是婉音,又是这严公子,这些人是要她名声败坏而死吗?

严公子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点了点头:“当然了,没人通知,本公子一大早来这里干吗?”

“怎么?小娘子,跟本公子走吧,本公子保证不亏待你。不是要进城吗?走吧,有本公子在,在皇城你可以横走着。”

说话间,严公子一个扬手,身后的家丁立马上前,伸手就要拉凤轻尘。

围观的群众与两旁的守城士兵,却是如同没有看到一般,纷纷别开眼。

反正这姑娘已经毁了,落到严公子手上也就是更惨一点罢了。


003发泄,今天大婚

“别碰我。”

凤轻尘怒斥,在家丁上前时,趁其不备,伸手就按在对方的肩膀上,狠狠地一个过肩摔。

“咚……”的一声,把其中一个放倒后。凤轻尘朝着另一个扑上来的家丁,抬腿一就是一脚,直接踢向另一个家丁的胯下。

吧唧一声,另一个家丁自己倒在地上,痛得直打滚。

凤轻尘满意地点了点头,女子防狼术!效果还真不错,幸亏当初在军营闲着没事,跟那些大兵学了两招。

“啊,救命呀,救命呀,痛死我了,痛死我了……”两个家丁痛倒在地,其中抱着胯下的那个,叫得最为惨烈。

“滚……”一系列动作后,凤轻尘微微喘着气,身上的薄纱岌岌可危,挂在身上,要掉不掉的……

凤轻尘随手将薄纱扯好,怒视面前的人。

周围的人都被凤轻尘这两手给惊到了,唯有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严公子,色令智昏,到现在还没没弄明白,现在的凤轻尘不好惹。

“哟呵,还是个泼辣货,没事……本公子最喜欢调教你这种人,还愣着干嘛?一起上……给我把这个小娘子带走,这小娘子破坏京城安定,本公子要亲自审问。”

严公子一扬手,刚刚停步的家丁又再次扑了上去。

凤轻尘的眼里闪过了一抹担心,却没有屈服,将薄纱往身上一绑,摆出一副格斗的架势。

既然无法息事宁人,那就闹吧。

不管她想不想嫁人,但在大婚当天遇到这样的事情,凤轻尘正火大着,既然有人送上门当沙包,凤轻尘当然不客气。

打,狠狠打!

“来吧。”凤轻尘毫无畏惧地说,既然走不了,既然避不开,既然委曲求全没有用,那就狠狠打一架,把自己的怒火先发泄了再说。

至于,接下来会怎样,那就走一步算一步了!

她是军医,在战场与死神抢人,简单的擒拿与格斗,她是会的,要放倒这几个家丁不成问题。

打,今天她要狠狠地打一场,不把这个严公子打成猪头,她就不姓凤。

“上,给我上……小心点儿,别伤了我的美人。”

“住手,住手呀,你们都住手,我家小姐真是凤家千金凤轻尘,是洛王今天要娶的人……”

婉音依旧被守城的小兵压着,可却没有忘记,继续喊着凤轻尘的身份,那声音之大,就是皇城四周商铺里的人,都听到了。

“凤家千金?谁信呀,就算她是凤家千金又如何,这个样子还能嫁人?给本公子把人带走,有事本公子会负责。”

严公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在城门口和婉音一起大叫了起来。

凤轻尘却是什么都想不听了,只知道,打打打……

把心中的怒火都发泄出来……

把被人出卖的愤怒发泄出来……

婉音!

这个名字,她记住了。

“啪啪啪……”

凤轻尘像是疯一般,拼命的将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摔倒,一个弱女子,凭借着技巧与一股傲气,硬生生地放倒了数十个大汉。

“就剩下你了,严公子,不是要带我走吗?”凤轻尘一身是汗,身上的薄纱被汗水浸透粘在身上,狼狈不堪。

可面对这样的凤轻尘,严公子却是吓得连连后退:“凤小姐饶命呀,我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饶命?你刚刚怎么没有想过饶了我?”凤轻尘步步逼近,守城的小士兵想要上前,却被凤轻尘一个凌厉的眼神给吓退了。

这个时候的凤轻尘就是杀神,简单点说,就是打人打红了眼,谁要上前,都讨不得好。

“凤小姐饶命呀,我爹是顺天府伊,你要打了我,你也就死定了。”

严公子就是一只纸老虎,面对凤轻尘的凶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甚至拿出自己的老爹来说事。

“顺天府伊,好大的官威。”凤轻尘一个飞速上前。

“咚……”的一声,猪一般的严公子被摔倒在地,凤轻尘嘲讽的说:

“公子果然很重……”

“啊,救命呀,杀人了呀……”

“凤家千金杀人了……”

“未来洛王妃杀人了……”

严公子杀猪一般的声音,在城门口响了起来。

“继续叫,越大声越好,我爱听……”凤轻尘冷笑,这个时候她还要顾面子吗?顾不了了。

严猪头摔倒在地后,凤轻尘大步上前,对着他的胯下就是狠狠的一脚。

“吧唧……”

城门口处,围观的很多人都听到什么破裂的声音……

男人们一个人脸色发白地看着凤轻尘,捂着自己的胯下,一副蛋疼的样子。

女人则是一个个羞愧地别过脸……

“这个打架的人,真的是凤家千金吗?这彪悍的样子,和女土匪没什么两样呀!”

众人怀疑!

严重怀疑,一个闺阁千金,对男人的弱点怎么就这么清楚呢?

城门口发生这样的事情,早就惊动了皇城禁卫军。

不过,这禁卫军的速度却是不怎么快,待到凤轻尘打够了,他们才匆匆赶到。

了解情况后,禁卫军也是一个个头大的很。

这事闹大了!

皇家未来儿媳,一身凌乱地在城门口与人打架,还把人的那啥还踢爆了!

这事不是他们能处理的,二话不说,禁卫军将凤轻尘带入皇宫。

离城门口百余米处的茶楼上,一紫衣男子斜靠在梁柱上,看着狼狈不堪的凤轻尘被人带走,嘴角微微上扬:

“瑶华,这个凤轻尘很不简单,你惹上她,可得小心……”

“哼,哥哥放心,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再厉害还能翻了天不成。”

一身大红骑装的女子傲气地道,背着光,看不清她的脸,但从她的背影来看,绝对是个让人惊艳的女子。

单这么一个背影,就让人无法移开眼。

“呵呵……”紫色男子轻轻一笑,不予置评。

下手快狠准……专挑男人最弱的地方打,这个凤轻尘真不简单,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

只是,这样的凤轻尘,真是之前那个遇到问题,只会哭泣的凤轻尘吗?

紫衣男子怀疑……

“皇兄,记得等会儿让人把那丫鬟给解决了,我不想留麻烦。”被称为瑶华的女子没有半丝温情地说。

紫衣男子手指轻敲着桌面,“叩叩叩”一高一低颇有节奏感,脸上带着自信的笑,潇洒的离去,而他没有看到……

紫衣男子对面,坐着一个身着黑衣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男子坐的很随性,却有着说不出来的潇洒与豪迈。

他将凤轻尘与人打架的那一幕尽收眼底,同时亦将对面,紫衣男子的一举一动,看在眼中。

“西陵太子和公主果然提前潜入了皇城,西陵天磊,西陵瑶华,你们要做什么?别告诉我,你们来这里就为了找凤轻尘的麻烦?我可是不会相信的……”

黑衣银面男子,边说边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小小的茶杯在他的指尖转来转去,每每看到要掉下来时,却又落到另一个指间中。

让人的心也跟着那茶杯一上一下,忍不住为那小茶杯的命运担心,恨不得上前将茶杯接住,放稳。

紫衣男子离开后,黑衣银面男子的视线,便落在那,被禁卫军带走的凤轻尘身上,眼中有着淡淡的欣赏。

“一只小母老虎,可惜在这个圈子里,光有利爪是不行的。入了皇宫,我倒想看看你如何活着走出来。”

语落,黑衣男子身形一闪,尾随身着紫衣的西凌太子,西陵天磊而去……


004结果,狠狠打

黑衣银面一路跟随西陵天磊,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城内一小四合院中,黑衣银面男子在暗处挑眉。

西陵天磊来这里,居然然是为了见凤轻尘身边那个叫婉音的丫鬟?

看到这个小丫鬟,黑衣银面男子终于确定,城门口那出好戏,是西陵太子与公主一手导演。

只不过,这么一个不不了台面的小丫鬟,值得西陵天磊亲自来见?这丫鬟好大的面子,或者说凤轻尘好大的面子。

“公子,奴按公子所言,将事办妥了。”婉音看着西陵天磊的背影,眼带桃花,双颊绯红,眉目含情,一副邀功的样子。

“办妥?你确定办妥了吗?凤将军和凤夫人的遗物你没找到,本宫就不与你计较,那么城门口的事情呢?凤轻尘为什么没有寻死?”西陵天磊回头,怒视婉音。

“公子?”婉音脸上的笑僵住了。

公子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他不是温柔体贴的吗?

“蠢货。”西陵天磊骂道,在婉音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朝婉音腹部踹了一脚。

咚……婉音整个摔倒在地,脸朝下,吃了一脸灰。

这一摔极其突然,婉音毫无防备,一脸是血,头昏头胀,好半天才回神来。

“公子,公子……”婉音惊恐的叫着。

“哼!”西陵天磊冷哼一声。

奴才的本能,让婉音明白,她被人抛弃了。

顾不得疼痛,婉音在地上爬行,抱着西陵天磊的大腿,大喊:“公子饶命呀,公子饶命呀。”

“滚……”西陵天磊厌恶的又踹了一脚。

“饶命?我倒想饶了你,你说你家小姐懦弱无能,胆小怕事,可事实呢?城门口你家小姐好大的威风呀!”西陵天磊厌恶的看着婉音。

凤轻尘,这个迷样的女人,如果不是为了弄清凤轻尘身上的秘密,他根本不会亲自来。

他手下有大把的人,将这个丫鬟给处理了。

“小姐……呜呜,我也不知道,小姐平时不是这样的,小姐胆小无能,在皇城被人欺负了只会哭,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公子,奴婢不知呀……”

婉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痛的直抽气,却不敢不回西陵天磊的话。

一边说一边吐着血水,森白牙齿顺着血水流出,一颗一颗落在地上。

呜呜呜……她错了,她不该贪图富贵,不该卖主。

好痛,她好痛呀……

“再问你一遍,凤轻尘以前的样子是不是伪装的?为什么?还有她的武功是谁教的?”

这才是重点,只一眼,西陵天磊就知道,凤轻尘那招式很适合军人用。

这样的技巧,他必须问清楚,最好弄到完整的招式,让西陵的士兵学着。

“我不知道,武功?什么武功,我不知道,小姐不会,不会武功……”婉音一口的血水,眼眸中满是惊恐之色。

她想要跑,可是跑不掉……

“不知?你什么都不知,本宫留你何用。”西陵天磊又踢了一脚,婉音顺势滚到一边。

西陵天磊看婉音这样,知道她没有撒谎,这种没有半点用处的人,留她何用。

“来人呀……”西门天磊闪过一抹狠厉。

凤轻尘,本宫今天会替你好好教训这卖主求荣的下人,你就别再为这种人难过了。

“公子,公子饶命呀,婉音不敢了,婉音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婉音再次朝西门天磊爬来。

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

她不该背弃小姐。

“殿下。”四个大汉冲了进来,在西陵天磊面前跪下下。

“好好的招待她,想当本宫的女人,先得学会侍.侯男人,别让她死的太轻易了。”西陵天磊冷血的下冷,语毕,转身离去。

“是,殿下。”四个大汉了一脸喜意。

殿下的意思,不就是任他们玩,玩死也没有关系吗。

“不,不要呀,不要呀。”婉音大叫,潜能爆发,飞快的爬了起来,往外冲。

她不要留在这里……

这就是报应吗?她陷害小姐被人污.辱了,现在就轮到她了吗?

“跑?往哪里跑?”门口的大汉一伸手,将就婉音给拦了下来,撕拉一声,身上的罗裙应声而碎。

“不,不要呀,救命呀,小姐救命呀!”婉音拼命挣扎,两条雪白的大.腿的在半空中蹬着。

“救?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四个大汉一脸银笑,咚的一声将人摔倒在地。

“啊……”婉音痛叫一声。

“好白的.腿呀,这娘们比青楼的娘们好看多了。”说话间,就往婉音的大腿.处狠狠一掐。

“不要……”婉音挣扎着。

好恶心呀,她不要被这些人碰。

“不要……你当自己是谁呀。”男人说话时,双手在婉音身下,又掐又揉。

很快,婉音身上便布满青紫。

“白中透粉,真是漂亮,老子喜欢。”另外两个,则在婉音的上半身折.腾着。

“不,求求你,小姐,小姐快来救我啊!……”

没有人会来救她,小姐…再也不会来救她了。


005受辱,卖主求荣

在婉音讨好新主子无果,反受欺辱时,凤轻尘被禁卫军带进了皇宫。

没办法,凤轻尘的身份太过特殊了。

不管凤家多么的败落,在皇家没有开口前,凤轻尘就是七皇子的未婚妻。

哪怕禁卫军知道,等待凤轻尘的将是严刑,他们也不敢轻易的对凤轻尘下手,这事悠关皇家颜面。

任何事,无论大小,只要扯到“皇家”就可大可小。

皇宫中,能处理这件事的,也只有七皇子的母亲,皇后娘娘了。

此时,凤轻尘就伏跪在皇后的寝宫前,等侯皇后娘娘的发落。

身上红纱早已破得无法遮体,肌肤裸露在外,大片的青紫痕迹露在众人的面前,大多数人都不敢直视,只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着。

冰冷的汉白玉石与肌肤相触,寒气直入体内,凤轻尘冷得双唇发紫,牙齿直打颤,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更不敢妄动半,以免让人找到了借口,以此为由来处置她。

凤轻尘没有抬头,却知道进进出出的宫女,看她时那鄙夷与不屑的眼神。

那样的眼神,就好像她是什么污秽之物,多看一眼都嫌脏,却又忍不住打量。

一群虚伪至极的女人。

嫌我脏,你们又比我干净到哪里去了。

皇宫里的女人,不是像妓.女一般等着皇上宠幸,就是为了权势,攀附太监,与“没用”的男人对食。

和你们相比,我凤轻尘“干净”的多了。

呵呵……

凤轻尘轻着唇,将嘴边的苦笑掩下。

天阴沉得吓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湿气,似乎要下雨了……

凤轻尘看着无法裹身的薄纱,心中暗暗想着,不知道,出宫时这皇后娘娘能不能给自己一件衣裳?

她记得,自己之前就问了好几个人借过衣服,却换来对方冷漠的嘲笑……

凤轻尘原本以为这件事最多就是退婚,如此看来却是有人不想她活着。

在这个女子的贞洁比性命还要重要的世界,上演这么一出,稍稍有一点点羞耻心的女子都无法活下去。

可是她不是别人,她是凤轻尘。

她遵守这个时代的规则,但同样保持自我的原则。

现在的凤轻尘绝对不会寻死,再苦再难都会活下去,在凤轻尘的眼中,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

别说她没有失了清白,就算失了清白又如何,她凭什么要因为别人的错误,而付出自己的性命……

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她绝不不会出卖自己的生命,来讨好他人亦或是伦常家规……

时间悄然流逝,凤轻尘心中盘算着,自己应该跪了有两个多小时吧。

皇后吃了早餐还用了点心,时不时有命妇进进出出,路过她身边时,不忘嘀咕两句:

“凤家千金呀,真是丢人呀,这要是我女儿,我早就丢三尺白绫给她,让她死了算了,省得活着丢人……”

“没爹没娘管的孩子不就是这个样子,有什么羞耻心,这样的事呀,要是我,早就一头撞死了……”

……

各种难听的话传入耳中,凤轻尘强压下自己想要杀人的冲动。

辱她就算了,凭什么污辱凤父、凤母。

凤轻尘虽然打小没了母亲,父亲常年征战在外,但是大家闺秀的教养却是没有少半分。

要不是之前那个凤轻尘太过循规蹈矩,懦弱无能,又怎么会死……

“啪……”一滴泪从眼角落下。

凤轻尘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这个身体的。

今天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她都没有哭,可现在却是委屈得想哭。

皇后像是忘了她一般,把她晾在这里,任那些命妇与宫女来来回回地看着她,任她像一只狗一般地伏跪宫前。

皇后,你不就是想用这种方法逼死我吗,我凤轻尘绝不让你如愿……

死老巫婆,臭老巫婆,当年要不是凤轻尘的娘舍命救了你,会有你今天的皇后之尊吗?

一群忘恩负义的家伙,凤母拿命救你,你又是如何对待她女儿的。

最是无情帝王家,果然没有错,皇家人对自己的家人尚且无情,更何况是外人。

凤家人是瞎了眼了,凤父为保护这个国家战死沙场,凤母为救你这个皇后而死,而凤轻尘则因你那狠心无情的儿子而死。

东陵皇室,你们看看,你们欠凤家多少?

满腹的怨恨,让凤轻尘死死地硬撑着,四肢都僵硬了,可她依旧一动不动地跪着,依旧保持着清醒……

她凤轻尘,绝不如皇后之愿去寻死!

转眼间,就到了午时,天空依旧阴沉灰霾,只是那雨却怎么也不落下来……

皇后寝宫内,皇后娘娘打发了请安的命妇,扬声问着身旁的宫女:“她还在那跪着?”

“回娘娘的话,是的!”宫女小步上前,跪在皇后脚下。

“说了什么没有?”皇后娘娘挑眉一挑,没想到一个姑娘家,居然有这样的体力,跪了一个上午还能撑着。

“没有,奴婢看那凤小姐,似乎魇住了一般。”宫女想着凤轻尘就这么任自己的肌肤露在外面,还这样子与大男人在外面打架,怎么也不能理解。

真是疯狂!

“魇住了?哼……魇住了本宫也要她醒过来。不是本宫不记凤家的救命之恩,实在是凤家滥泥扶不上墙。”皇后娘娘重重一拍桌子。

她的皇儿怎么可能娶一个没有半丝助力的女子为妻。

这些年多番暗示,可那凤轻尘却像是没有听明白一样,怎么也不肯主动退婚,实在是过份。

要不是顾忌皇室的名声,顾忌着凤夫人救过自己一命的事情被太多人知道,由皇室退婚会让世人说闲话,这婚事早就退了……

“娘娘说的是。”整个寝宫的太监、宫女立马匍匐在皇后的面前,一个个脸上都写着小心与恭敬。

宫人的惶恐让皇后的心情略略好了几分,只是一想到自己晾了凤轻尘一上午,凤轻尘居然还不去寻死就烦燥,语气不怎么和善地道:

“洛王那边可有消息传来,这事皇上怎么说?”

“回娘娘的话,洛王殿下递来消息,说是陪娘娘你用午膳。”一小太监连忙上前。

“嗯……”

就在此时,外殿的宫人进来跪拜:“娘娘,洛王殿下来了……”

皇后一喜:“去,通知御膳房,准备洛王爱吃的菜。”

“是,娘娘……”

宫人鱼贯而出,途径凤轻尘身边时,时不时地递上一个打量或者同情的眼神。

看着凤轻尘露在外面的肌肤,有几个年轻的宫女,羞愧地掩面而去……

早已习惯了这种打量的眼神,凤轻尘根本不在意。

只是静静地跪着,闭着眼睛默默地在心中数着,第两百零七个,第两百零八个……

直到耳边传来一阵沉稳矫健的脚步声,凤轻尘一怔,听这脚步声不似女子那般轻盈,也不像太监那般软绵,这个时候居然有男人来?皇后娘娘这是什么意思?

来的人又是谁?难不成这事惊动了皇上?

凤轻尘没有猜错,这事的确是惊动了皇上,只是来人不是皇上,她还不够资格让皇上亲见……


微信扫一扫二维码继续阅读,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3a27f22af5d56ef425764dab33e7ecbb.png
黄桥在线手机客户端(APP)用户快速查看方式: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再次打开,就能通过长按二维码查看!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