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70915人阅读  0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5-22 22:23
分享到: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黄桥的网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黄桥在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情感热线 于 2017-5-23 08:20 编辑

58d37abe05999.jpg


第一章 契约婚姻
简约不失优雅的别墅内酒气萦绕,白笙黎站在别墅主卧门口,双手有些紧张的攥着睡裙裙摆,扑扇的杏眸中带着几分犹豫。
“他醉成那样子,总不能不管他吧!再怎么说我也是他的妻子呢......”白笙黎垂眸嘀咕一声,像是终于下定决心,白笙黎伸手按在了门把手上,心一横一把推开了主卧房门。
随着房门被推开,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白笙黎皱了皱眉秀气的眉,借着落地窗投射进来的月光,白笙黎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大床上的温斐然。
“这是喝了多少酒啊!”白笙黎嘀咕一声,径直走到了床边。
床上的男人似乎完全醉了,呼吸微重的仰躺在床上,男人棱角分明的冷峻面容在月光映衬下越发俊美,衬衫的衣扣敞开着,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肌肉轮廓分明的胸膛隐隐沁着些许汗水,出奇的性感。
白笙黎白皙的小脸忍不住泛起一抹红晕,别开眸子进了主卧卫生间打水,准备帮男人洗漱。
白笙黎跟温斐然已经结婚三个月有余,不过很可悲的是,她们之间的结合不过因为一纸契约。
温斐然需要一场婚姻,所以出资一千万拯救了白笙黎公司的危机,而条件就是两人契约结婚。
在温斐然心里或许觉得两人的婚姻只是利益结合的产物,可他却不知道白笙黎自从十岁第一次见到温斐然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
这一爱,就是整整十年......
收敛了眸中的苦涩,白笙黎拧干毛巾,走到卧室准备帮温斐然清洗。
“敏淑......敏...淑......”男人带着些许低沉的声音在卧室内轻轻响起,刚从卫生间出来的白笙黎身子一僵,眼中划过一抹苦涩,片刻后才恢复如常走到床边帮男人擦洗。
白笙离帮温斐然褪去身上的衬衫,正准备帮他擦去身上的汗水,手腕却忽然一紧,接着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便已经被温斐然压在了身下。
“斐然,你清醒点,放开我……唔……”
白笙离话没说完唇便被温斐然的唇稳住,唇舌激烈纠缠,浅浅的酒气传入口中,白笙离感觉自己都有些醉了。
这个男人就是自己一直爱了这么多年,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呢,即便他一点也不爱自己,可她仍想完完全全的把自己交给他……
心中一软,白笙黎伸出细长的手臂,环住身上男人强壮的臂膀,水润的杏眸轻轻闭上,任由身上的男人与自己唇齿纠缠。
像是受到了鼓励一般,温斐然吻的越发激烈,带着热力的手抚触着白笙离白皙如玉的肌肤,四处点火撩拨。
还是初次与一个男人如此亲密接触的白笙离怎么会是温斐然的对手,片刻便在他暧昧的挑逗下发出了难耐的低吟,一身莹白如玉的肌肤片片呈现在温斐然火热的目光中,因为情 欲肌肤泛着片片诱人的红晕,一双水润的杏眸更是难耐的轻轻眯着,媚态浑然天成。
“敏淑,给我……”男人粗喘着微微起身,身下的坚硬紧紧抵着白笙离,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兜头浇下的冷水,让白笙离瞬间浑身僵硬。
他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把她当成季敏淑?
季家大小姐季敏淑,白笙离很清楚温斐然一直爱着这个女人,可她那卑微的自尊却不允许在这种时候,他都把她当做季敏淑的替身!
“放开!温斐然你放开我!”白笙离推搡着温斐然的胳膊,剧烈挣扎起来,只想立马从这个男人身下逃开。
“会让你快乐的……”温斐然温声安慰,修长有力的手,却在下一刻强势的攥住了白笙离的手腕,直接拉至她头顶,不让她再挣扎,身下更是毫不留情的攻破了她脆弱的防线。
“呜……”白笙离痛苦的呜咽一声,心底的痛似乎比身体上的更令她痛彻心扉。
清冷的月光被乌云遮挡,昏暗室内的室内只余下男人男女的喘息声。
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男人一声低吼,白笙黎也难耐的轻吟跟着攀上巅峰。
看着身旁疲惫睡去的男人,白笙离逃似得撑着酸疼不已的身子逃避般的躲回了自己的房间。
白笙黎在床上蜷缩着身体,目光木然地看着床头柜上放着的结婚照,室内一片安静只余下空调的嗡嗡声,竟是一夜无眠。

第二章 如此卑微
天色悄然转亮,客厅中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白笙黎心中一紧,她知道他起来了,看到床单上她们昨晚留下的痕迹,他会是什么反应?厌恶?还是恶心?
总之,应该不会是喜悦的。
唇角划过一抹苦笑,白笙黎攥紧了身上的被子,努力抑制着不让自己再去胡思乱想。
卧室房门被轰然推开,撞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温斐然沉着眸子站在门口,目光冰冷且带着嫌恶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白笙黎,冷冷道:“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目的?在他心里自己就是如此不堪的么?白笙黎苦笑,撑起酸疼的身体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门口一脸怒意的英俊男人,努力想要解释,“是你昨晚喝醉了,我......”
温斐然打断了白笙黎后面的话,冷笑道:“我喝醉了,所以你就觉得有机可乘,顺势爬上了我的床?”
闻言,白笙黎脸色骤然变的苍白如纸,他竟然是这么想她的。
见白笙黎没说话,温斐然已经认定了昨晚一切都是她故意的,脸色一冷,沉声道:“如果你觉得爬上我的床就能让我爱上你,那你也未免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白笙黎,你最好记住,我们的婚姻不过是契约关系,所以,你最好还是本分些,否则,我不介意提前结束这段契约关系!”
关门的巨大声响传来,白笙黎努力仰着头才没让汹涌的眼泪夺眶而出,这个她一直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竟然以为是她跟他上传是想用卑劣的手段留住他!
心中燃起一抹愤怒,白笙黎拖着酸疼的身子,赤着脚跑到主卧,一把将染了两人欢爱痕迹的床单扯了下来丢进垃圾桶,想抹去自己昨晚在这房间内留下的痕迹。
白笙黎与温斐然结婚已经足有三个月,可他回家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他每晚宁愿睡在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的床上,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但是白笙黎却很清楚,这些女人不过都是他的借口,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从来都只有那个叫季敏淑的女人,也是昨晚他要她时,口口声声叫出的那个人的名字。
这是多么可悲又可笑的一件事?
抬头看了看时钟,白笙黎收敛情绪,抓起门口鞋柜上得钥匙,换上高跟鞋,努力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优雅地走向电梯。
电梯到了负一层地下车库,她努力地扯出一抹微笑。在人前,她从来不轻易认输!
可刚扬起的微笑,在白笙黎看到车库中,白色宾利上温斐然隐约和女人暧昧热吻的画面时,瞬间僵硬。
白笙黎低下头,逃似的朝着自己的红色宝马Z4走去。
坐在宾利车上的男子看着白笙黎那匆忙离开的身影,暧昧地拥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突然打开了车门。
“白笙黎!”温斐然英挺的身影坐在驾驶席,脸上满是嘲弄,手则暧昧的搂在那娇媚女人的腰上。
白笙黎闻声,抬头望过去,腿不小心重重撞在了宝马上,可腿上的疼痛并不能引起她丝毫的注意,她只静静地盯着温斐然脸上嘲弄的笑容。
伤害她,他从来都是这么无所谓。不过只要那个女人不回来,她相信终有一天,她会一点点温暖这个男人的心的。
“你知道的,有些事情,我不希望发生,比如说孩子。”温斐然看着白笙黎撞在车子上后瞬间泛红的腿,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烦躁,话音也不由得冰冷了许多。
白笙黎愣怔了片刻,直到他拥着那个女人坐进车里扬长而去,这才堪堪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白笙黎失魂落魄地坐进车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半晌才将车子启动。
浑浑噩噩地将车子开出地下车库,白笙黎红色宝马混入一片车水马龙之中,没多久,她的目光锁定在路边一家不起眼的药店。
缓慢地转动方向盘,车子在路边慢慢地停了下来,她轻缓地打开车门。脚刚刚着地就传来一阵刺痛,她这才想起来刚才自己撞在了车子上,无奈地笑了笑,她忍着痛朝着药店走去。
她手抚上肚子,明知道一次并不一定就会怀孕,心底却还是无尽的苍凉。
她脚步踟蹰,思想也断断续续,不吃药,若是真能怀孕,一个孩子或许能成为他们之间的纽带,可是她真的能用一个孩子要挟一个男人留在她的身边吗?
算了,白笙黎自嘲地笑了笑,她终于做出了自认为最明智的决定。
短短几步路,她像是走了一辈子那样久,从小到大她一直洁身自好,独自跑来药店买避孕药这种事,她以为根本不会在她身上发生,却没想到如今也要来经历一次。
“一包毓婷,谢谢。”话说出口,她才明白其实并没有想象中艰难。
那小药店的老板顺手拿出一盒毓婷,扔在了柜台上,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对这些事情她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现在的年轻人还不都是这样。
白笙黎拿起药,将手中已经攥得有些褶皱的钱扔在了柜台上,甚至都没等收银员给她找钱便狼狈的快步离开。
返回到车中,白笙黎拧开矿泉水瓶,仰头将避孕药药喝了下去,这才松了口气,踩了油门驱车离开。
或许是因为太心急的原因,白笙黎甚至没有注意到马路对面那辆熟悉的宾利。

第三章 旧人归来
宾利上,温斐然眼神冷漠地看着白笙黎一系列动作,心中莫名有些烦躁。
“温总,我们接下来去哪?”副驾驶席上娇媚的女声传来,打断了温斐然的思绪。
取出只烟点上,温斐然吸了一口,可心中的烦闷却丝毫未退。
那娇媚的女人见温斐然没说话,凹凸有致的身体缠了上去,“温总......”
“滚下去!”冰寒的声音在车厢内骤然响起,女人微微一愣,仿佛没有想到他变脸竟然如此之快,伸手准备环上温斐然脖子的手也是一僵,“温总......”
“别让我说第二遍。”
看到温斐然冰冷的目光,女人身体微微一颤,不敢再纠缠,赶忙拉开车门下了车。
车内重新恢复安静,温斐然再次扭头看向药店的方向,却发现那火红的车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踪影。
刚刚在车库里,他看到白笙黎失魂落魄的驱车离开,心中不知为什么莫名的烦闷,下意识的竟然就这么跟了上来,心中自我辩解,自己不过是想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有去药店买药。
如今他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但为什么他心里却更加的烦躁?
皱了皱眉,温斐然不由得自嘲,昨晚喝的酒到现在竟然还没醒。
发动车子,温斐然朝着和白笙黎相反的方向而去,他们从一开始,走得就是相反的路,所以很多年,他们之间都在不停的兜兜转转。
正在温斐然觉得一切都脱离了轨道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他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有一瞬间恍惚,仿佛像是做梦一般,那个一年前离他而去的女人,终于肯联系自己了?
接听了电话,温软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然,我回国了。”
温斐然一愣,时隔一年,她终于舍得从国外回来了?看来这场契约婚姻到底对她还是有些许触动的。
“你在哪?我去接你。”温斐然的声音依旧冷清,但却难掩温柔,这是对白笙黎从未有过的。
“我在你公司楼下。”电话那头传来季敏淑温温软软的声音。
温斐然挂断了电话,不动声色地加快了车速,心中忍不住有着几分期待。
她是否还和一年前一样,明艳动人,温润可人?关于她的回忆突然纷至沓来。
机场门口,季敏淑看着远处踱步走来的温斐然,不由得笑了起来,一年未见,这个男人似乎变的越发成熟,举手投足间都是属于成熟男人的魅力,不过这个男人的心现在是否还在自己这里?
想到最近新闻上关于这个男人的消息,季敏淑眼中闪过一抹嫉妒,再次抬起头时已然恢复如常,朝男人挥了挥手,“斐然,我在这里。”
季敏淑声音甜糯,一袭浅绿色的纱裙在夏风中飘扬,看上去异常清纯可人。
温斐然寻着声音望过去,看着站在机场候机大厅门口娇俏甜美的女人,唇角有了一丝笑意。
不得不承认,季敏淑比一年前更加漂亮,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种温润和优雅。
他大步走了过去,“怎么舍得回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季敏淑有些嗔怪地开口,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
温斐然接过季敏淑手上的行李箱,冲她微微弯起臂弯,“走吧,一起吃饭。”
看着他的动作,季敏淑笑道:“你现在可是有妇之夫。”
无所谓的笑笑,温斐然举步走向车子,手臂上却是一紧,垂眸却见季敏淑一双细长的手臂紧紧环住了他的胳膊,占有欲十足。
季敏淑却仿佛没察觉到温斐然的目光,脸上温婉的笑容却没有任何变化,“伯母说,让我带你回家吃饭,我爸妈也会过去,算是我的接风宴。”
温斐然听着季敏淑的话,脚步顿了顿,“我妈常念叨你。”
季敏淑怎会看不出他脚步的迟疑,她庆幸自己回来的还不算晚,不然她都怀疑,属于她的东西就快要被那个叫白笙黎的女人抢走了。
那个白笙黎不过是白家的一个私生女,有什么资格跟她抢温斐然!
温斐然此刻跟季敏淑并肩走着,自然没有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阴冷和恨意。
“伯母,您比一年前还年轻了许多呢!”季敏淑优雅地从温斐然的宾利上下来,看着站在门口等她的温夫人,一张精致的小脸挂着甜美的笑容,看上去温润可人。
温夫人听着她的话,不由得笑出了声音,几步走到季敏淑的面前,“还是我们敏淑好。”边说还不忘瞪一眼温斐然,口中的话更是不留余地,“你说说你,怎么就选了那么个女人结婚!”
“伯母,我们还是进去说吧。”季敏淑挽住温夫人的手臂,落落大方地走进了温家别墅,仿佛像是走进了自己家一样。
温斐然看着她们亲昵的背影,不由失笑,他当时如果有得选择,如果当时敏淑没走,他如怎么娶白笙黎那种他根本不喜欢的女人?

第四章 卑微至此
叹了一口气,温斐然有些哭笑不得地走进了别墅。
刚一进门,他就不由得愣住了,就算是当年他从国外回来的时候,父母也不见得如此兴师动众地为他接风洗尘,看来,爱敏淑的不止他一人,牠的父母也是心仪这个女人做儿媳妇的。
看到这儿,温斐然蹙了蹙眉,如今季敏淑一紧回来,他自然想要结束掉跟白笙黎那所谓的契约婚姻。
但是她会让他如愿吗?他不会忘了昨天,那个女人是怎样爬上自己的床的!
“伯母,您对敏淑实在是太好了。”季敏淑看着别墅中的温馨,脸上笑容真切,更是伸手拥住了温夫人。
相比于此时的热闹,白笙黎一个人站在偌大空旷的办公室里,目光落在窗户外面的河滩,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在想在温斐然心里,究竟是怎么看自己的?难道在他心目中,自己就是那种为了钱不惜一切代价什么都可以出卖的女人?
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个答案,索性她也就不想了。人投入到工作中,似乎也没什么是过不去的。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也是极容易过去的,她看了看时间,抓起放在椅子上的新款包包,匆匆离开。
她不会忘记今天是周一,是每周必须要去探望温家人的日子,开车去超市随便买了一些家常用品,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发动引擎,朝着温家别墅而去。
白笙黎将车子停在门口,下车看见温斐然的车怔愣了片刻,这才朝着别墅而去。
通常情况下,他都会避开今天回家的,今日怎么竟然回来了?
她靠近别墅,里面欢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她有些踌躇不知道应不应该进去打扰。
她心里清楚,温夫人是多么的讨厌自己。
正在她犹豫的时候,手机铃声却突然大作,她一惊,慌乱地想要从包包中拿出手机挂断,可越是心急,便越是事与愿违。
就在她将手机拿出来之后,门在这个时候突然被打开,“你来干什么?”
白笙黎目光掠过挡在门口的温斐然,落在端坐在温夫人身边的季敏淑的身上,她最终还是回来了。
她看着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仿佛自己像是一个登堂入室不知廉耻的女人。
最可怕的是,在她的心里,她竟然也是这样认为的。
“对不起,今天是周一。”她的声音有些小,却清晰。
温斐然不耐烦地点了点头,却没有打算让她进门,“东西放这儿,你可以走了。”
听着他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话,白笙黎一张脸出奇的平静,她早知道会有这样一天的,但她却该死的还不想放弃。
嘴角扯出一丝微笑,侧身走进别墅,走到了季敏淑的身边,顺手拿起一杯红酒,“敏淑。欢迎你回来。”
“行了,行了。拿着你那些寒酸的东西赶紧走吧。”温夫人不耐烦地看了一眼白笙黎,声音中带了几分尖锐。
白笙黎听着温夫人的话,低头看了看在超市买一些琐碎的东西,她只是希望这个家像一个家的样子,带着烟火的气息,却被他们做当是最廉价的东西。
她朝着温夫人一笑,轻声开口,“妈,那我就先走了。”
温夫人瞪了白笙黎一眼,伸手拉过季敏淑的手。
温斐然看着母亲的动作,阴沉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以后这种时候就不要进来自取其辱了。”
白笙黎闻言,猛地抬头却不小心撞在了吊挂在房间中的风铃上。她仓皇地离开,仿佛那悦耳的风铃声都在嘲弄着她。
“然,你这样对待笙黎,她会难过的。”季敏淑看着跑出去的白笙黎,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却起身走到温斐然的身边好心相劝。
温斐然听到季敏淑的话,收回望着窗外的目光,他原本有些心疼那个孤独而落寞的身影,但触及到季敏淑的温暖,皱了皱眉,他刚才那一晃而逝的痛觉一定是错觉!
回头朝着季敏淑笑了笑,温斐然道:“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我和她......算了,不说了,去吃饭吧!”
季敏淑敏感地觉察到了一丝异样却一言不发,微笑着走回温夫人的身边,“伯母,赶紧尝尝这个狮子头,这个可是我亲手做的。”
温夫人含笑看着季敏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如果你是我的儿媳妇,多好啊。”
“伯母,这都要怪您的宝贝儿子不等我。”季敏淑知道自己这话说得露骨,可她若这个时候再不说,难道等着白笙黎真的将他从她的身边带走吗?她的东西,即便她不要,也容不得旁人染指。
温夫人听到季敏淑如此说,看了一眼温斐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温斐然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母亲的目光,一双眼睛紧紧地落在季敏淑精致的脸上,心中的喜悦开始蔓延。
季敏淑也看着温斐然,随即耸了耸肩膀,“赶紧吃饭吧,以后好好对待笙黎。”
他看着她坦诚的目光,心中不由得一阵失落,她竟如此容易便说出了祝福的话,这让他怀疑她前面说得一切都是假的,但是此时他却想要忽略这句话,盲目地相信着前面的话。
“好。”温斐然落寞地回答,刀削斧凿的脸上不带任何生气。
季敏淑看着他的模样,心底暗笑了一声,她今天种种不过是以退为进,她的东西谁也动不得。
“我听伯母说,你明天想去参加一场拍卖会?”季敏淑慢条斯屡地吃着面前的食物,她从来都是如此优雅。
温斐然点了点头,“恩,你想去吗?敏淑。”
这是她回来后,他第一次这样叫她,他说不出心里是一种什么滋味,可就是这样叫着她都好像是一种幸福。
“你就把敏淑带着,这孩子刚回来总要和圈子里的朋友联络联络。”温夫人看了一眼温斐然,她懒得看见自己的儿子和那个私生女同框的照片,所以忍不住开口。
“算了伯母,这种场合本应该笙离去参加的。”季敏淑温婉地笑了笑,那善解人意的模样更是让人无法忽略。
“没关系。”温斐然打断季敏淑的话,垂了眸子淡淡开口。

第五章 宴会
季敏淑看了看温斐然带着些许宠溺的眼神,柔弱地开口,“笙离知道会生气的吧.......”
可温斐然自然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当机立断道:“明天早上我去接你。”
一脸为难的季敏淑抬头将焦急的目光落在温夫人的身上,“伯母,这件事情,恐怕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斐然让你去你就去。”温夫人高傲地开口,从始至终她也没有承认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儿媳妇。
季敏淑听着他们坚决的话,心底乐开了花,嘴上却依旧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那好吧。”
温斐然听到她的话,抬头朝着她笑了笑,脑海中却浮现出今早白笙黎看着他时,那悲伤落寞的目光,心底有了一丝迟疑,不过也就仅是片刻,他便将这种本不该出现的情绪抛诸脑后。
另一边,白笙黎落寞的坐在车子里,双手无力地搭在方向盘上,嘴角带着一抹苦涩的笑容。
季敏淑回来了,她是不是应该放弃了?有季敏淑在,或许温斐然永远都不会正眼看自己不是么?就连他昨晚激情时口口声声喊得不都是季敏淑的名字吗?
唇角划过一抹苦笑,这一切白笙黎心里都很清楚,但可悲的是,她不想放弃,她喜欢温斐然整整十年,如今不管如何又嫁给了他,让她就这么放手,谈何容易?
深吸一口气,白笙黎她摇下车窗让夜风吹进车厢,仿佛这样就可以吹散车厢内的落寞一般。
机械地回到了所谓的家,白笙黎放下包包和钥匙,径直走进卧室,将早上没来得及处理的床单拿起来,刚要塞进洗衣机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白笙黎被惊醒快步走到门口,想也不想就直接将门打开。
“笙黎,你个臭丫头,要是我不来找你,你就一直不准备联系我是不是?”佟莹莹手里拎着一大袋零食走了进来,大大咧咧地开口。目光却一下就瞥见白笙黎手中床单上那抹醒目的红色。
白笙黎看着她探究的目光,攥着床单的手不由得握紧,将床单揉作一团藏在了背后,脸色惨白地开口,“没什么,准备洗床单。天气太热,最近容易流鼻血。”
本不想揭穿她,可作为白笙黎发小的佟莹莹,一想到白笙黎在温斐然那受委屈,这心里就不舒服,伸手在白笙黎额间敲了一记,又埋怨又有些心疼道:“你这小脑袋里一天装的究竟是什么啊!天下好男人那么多,为什么你就非那个冷脸冰块男不可呢?”
佟莹莹上下打量着白笙黎,她身形高挑,身材也是纤秾合度前凸后翘,一张脸虽然不是顶尖的漂亮但却精致耐看,配上她举手投足间的温婉气质,绝对能迷倒一票男人,可她倒好打定了主意一样,非要在温斐然那一棵歪脖树上吊死。
白笙黎垂了眸子,眼神中满是落寞,“我也觉得这样挺没意思的,可是莹莹,我放不下,真的放不下!只要一想到有一天我会离开他,再也不能看到他,我的心就疼的好像要裂开一样.......”
佟莹莹将白笙黎拥在怀里,无奈的叹息一声,“你就是一根筋。”
白笙黎勉强扯了扯唇角,如果有的选,她何尝不想像佟莹莹一样潇洒畅快的活着,可惜一步错步步错......
不想再挑起白笙黎的伤心事,佟莹莹拉她径直做到沙发上,取出包薯片递给她,挑眉道:“那些烦心事先放放,你明天有事吗?”
白笙黎想了想,温斐然明天似乎要参加个宴会,不过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已经回来了,那种场合想必他是不会带自己参加了吧。
白笙黎扯了扯唇角道:“没什么事,怎么了?”
佟莹莹放下手中的零食,弯着唇角环抱住白笙黎的胳膊道:“那正好,明天你陪我去参加一个公益拍卖会吧!省的你闷在家里又胡思乱想。”
白笙黎一向不怎么喜欢那种场合,仅有的几次也是配合温斐然应酬,想要拒绝,佟莹莹却一脸可怜相的祈求道:“拜托了,你知道的我也不喜欢那种场合,但是明天的拍卖会我被我老爹逼着必须参加,你就陪我去吧!恩?”
“好吧,好吧,受不了你。”白笙黎看着她祈求的目光,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子,答应了下来。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白笙黎无奈的笑了笑。
天色渐沉,白笙黎送走了佟莹莹后,房间中又恢复了原本的冷清,看着诺大的双层别墅,白笙黎无端的觉得冷清和孤寂。
显然,这又是一个没有温斐然在的夜晚,他现在应该在季敏淑的身边吧,他们俩这么久没见,想必......
努力甩开脑中纷乱的念头,白笙黎倒在床上,听着洗衣机转动的声音,疲惫地睡了过去。
耀眼的阳光洒进卧室,白笙黎揉了揉眼,从床上坐起身看了眼手机,却发现竟然已经是中午12点了。
她昨晚不受控制的想着温斐然与季敏淑,思绪烦乱直到凌晨三四点才堪堪睡过去,没想到竟然一觉睡到了现在。
想到自己跟佟莹莹约定的时间,白笙黎赶忙起身简单洗漱后就下了楼。
正准备开车赶去佟莹莹家,佟莹莹的声音却自白笙黎身后响起。
看在身后倚在一辆甲壳虫上,笑容明艳的佟莹莹,白笙黎有些道:“不是说从你家出发吗?你怎么过来了?”
佟莹莹看着白笙黎身上简单的衣着,无奈笑道:“我要不来,你就打算穿着衬衣牛仔裤去参加宴会啊!”
白笙黎看了眼佟莹莹身上裁剪合体的露背式小礼服,这才想起来两人是要去参加宴会的,歉意的笑笑道:“我早上出来太匆忙忘记了,我马上上楼换衣服。”
“我就知道会这样,所以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佟莹莹说着从副驾驶上拿起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子递给白笙黎。
白笙黎坐上副驾驶,疑惑的打开盒子,却见里面正静静躺着一席火红的深V露背长裙,样式十分精美,可穿着一向以简单素雅为主的她,却从来没穿过这么大胆的衣服。
想到自己要穿这件衣服参加宴会,白笙黎脸上一红道:“这衣服我穿不了的,我还是上去换衣服吧。”
“马上都要迟到了,哪有时间,你就穿这个,就这么决定了。”佟莹莹说罢,狡黠一笑,直接发动了车子。
车子稳稳停在Z市一栋知名的五星级度假酒店门口。
佟莹莹拉着白笙黎刚下车,却见一辆白色宾利驶来正巧停在了她们旁边的车位上。

微信扫一扫二维码继续阅读,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0f1b8bc438b85164433e35c6d7ad2b81.png
黄桥在线手机客户端(APP)用户快速查看方式: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再次打开,就能通过长按二维码查看!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关注身边发生的最新资讯

客户端

客户端

客户端二维码
扫码立即安装至手机

回到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