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34565人阅读  1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20 23:55
分享到: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黄桥的网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黄桥在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民国科学家中,地质学家是一个独特的群体。所谓独特,是这个群体中弃学从政的人比较多,而丁文江、文翁灏和朱家骅,则是其中的佼佼者。在这三个人中,丁文江英年早逝,翁文灏官至首辅,朱家骅服务最久。也许是志同道合的原因吧,在丁文江去世20周年即1956年的时候,朱家骅写了一篇悼念他的文章,标题是《丁文江与中央研究院》。
朱家骅说,因为他与丁文江的四弟是中学同学,所以很早就听说过丁文江的大名。后来他去德国留学,丁还委托他收集过地质学和古生物学方面的图书杂志。1924年他留学归来后到北京大学任教,丁文江和翁文灏以同行兼同事的名义为他洗尘,两人才第一次见面。在交往中,朱家骅对丁文江的认识可以概括为四点:第一,丁是一位很能干有为的学者;第二,他的议论和风采,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第三,他爱护后进,只要发现可造之才,无不竭尽心力予以帮助;第四,地质学能够在中国建立学术标准,不能不归功于丁先生的努力。这说明丁文江是中国地质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丁文江除了在学术上的贡献之外,还热衷于政治,是学者从政的典范。在这个问题上,他与自己的好友胡适有很大分歧。当年胡适留学归来时,曾经立下“二十年不谈政治,二十年不干政治”的誓言。究其原因,恐怕与中国政治的混乱有关。但是丁文江却认为:“我们中国政治混乱,不是因为国民程度幼稚,不是因为政治官僚腐败,不是因为武人军阀专横——是因为‘少数人’没有责任心和没有负责任的能力。”
基于这样一种认识,他表示只要几个有知识、有能力、有道德的人,以“百折不挠的决心”和“拔山滔海的勇气”,就能够打开风气并改变这种混乱的局面。
在此基础上,他批评胡适说:“你的主张是一种妄想,你们的文学革命、思想革命、文化建设,都禁不起腐败政治的摧残。”要知道,“良好的政治是一切和平的社会改善的必要条件。”
正因为如此,丁文江于1926年应孙传芳的邀请,担任“淞沪商埠督办公署总办”一职,在大约一年间内,他为大上海的司法改革、税务管理和规划建设做了不懈的努力。可惜的是,就在丁文江大显身手的时候,北伐军已经逼近上海,并在长江中下游一带打败了孙传芳的主力。这样一来,他不仅没有施展才华、实现抱负,反而落了个北洋军阀帮凶的罪名。
前不久,我曾经在一篇短文中介绍过沈怡对大上海的贡献。沈怡是在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以后担任上海市工务局局长的。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萧规曹随,沿袭了丁文江的思路和方案而已。
据我所知,朱家骅的《丁文江与中央研究院》一文,原本被收入《朱家骅先生言论集》中。这本书是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史料丛刊之一,共分14部分,其中包括文化学术、中央研究院、教育言论、新生活运动、中英庚款基金董事会、交通部与浙江省政、党务教育、抗战言论、国际联盟和联合国、边疆言论、专论、致中外友人、书序、追念师友等内容。
据介绍,朱家骅是“中国教育界、学术界的泰斗,外交界的耆宿,中国近代地质学的奠基人,中国现代化的先驱。”另外,由于他有过人的聪明才智和过剩的精力,又担任过教育、学术、政府、政党等领域的重要职务,所以他是一个与中国政局的演变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并且对现代中国产生过巨大影响的人物。
尽管如此,朱家骅所追念师友只有蒋百里、蔡元培、滕若渠、朱子元、张静江、戴季陶、傅斯年、丁文江等八个人,可见他交友是比较慎重的。在我看来,朱家骅写丁文江,至少有三个原因:第一他们都是地质学家,第二他们都担任过中央研究院院长,第三,他们都有从政的经历。所以他在这篇文章中开门见山说:“在君先生是一位有办事才华的科学家,普通科学家未必长于办事,普通能办事的又未必精于科学,精于科学而又长于办事,如在君先生,实为我国现代稀有的人物。”在君是丁文江的表字,朱家骅这句话,准确地说出了丁文江的过人之处。
在这篇文章中,朱家骅写了一件小事:在民国十五年即1926年,他应中山大学聘请,离开北京前往广州担任地质学教授。在路过天津的时候,正好遇上由上海返回天津探亲的丁文江先生,随后他们又在上海见了面。在谈及朱家骅此行的目的时,丁表示非常赞同,这大大出乎朱家骅的意料。他说:当时是北伐战争期间,孙传芳正在与国民革命军打仗,丁先生在孙手下做事,却不反对我去广州。从这里可以看出他对政局的看法和对朋友的一番真诚,实在令人感佩。
朱家骅还说:“淞沪总办这一段事迹,是他最受批评的地方,也可以说是他生平的耻辱,但其动机是完全出于热诚爱国,想替国家做一番事业,他也很自信有替国家做事的能力”。这段话中除“耻辱”二字因为党派色彩而有些过分之外,其他内容还是非常中肯的。
在这篇文章中,朱家骅还回顾了丁文江对中央研究院的最大贡献,就是在担任院长期间成立了评议会。朱家骅说:“有了评议会,才有后来的院士会议,有了院士会议,研究院的体制才正式完成,这是我们同人所深深感谢的。”正因为如此,朱认为丁文江是“中国学术界开辟新纪元的一个科学家,……他治学的精神和做人的准则,必将永垂世间”。
读了朱家骅的这番话,再看看如今学术界的状况,我们应该感到惭愧。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8-20 23: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