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9183人阅读  7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4 19:32
分享到: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黄桥的网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黄桥在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楔子】
     永安洲镇为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辖镇
     1956年为永安乡
     1958年改永安公社
     1981年更名永安洲公社
     1983年改永安洲乡
     1994年撤乡建镇
     1997年8月由泰兴市划归泰州市高港区。

据史书记载,400多年前,永安洲还是扬子江中一无名沙洲,“初时有一涨沙露出水面”。直到清光绪二年(1876年),永安洲才出现在泰兴县(今泰兴市)境图中,但是这时候的小沙洲,还是一片蛮荒,草木葳蕤,直到光绪十年(1884年),方才有避战乱的乡民陆续迁徙而来,在此繁衍生息。第一批居民,为他们的第二故乡取了一个诗意的名字:“永安”——永离动乱,安享太平。

目前现在永安有两座桥。一座在高港大道上的新大桥,还有一座在老农行向南的“老大桥”,由于年代久远,这座老大桥很快就要结束它的历史使命了!


老大桥下面的这条河,官方名称叫做[古马干河]但是永安老一辈的人还是习惯讲它称作[引江河]这段故事你了解吗?80后的知道一点,90后的也只是听说过,今天就仔细聊解这段故事吧!

【古马干河】介绍:

《泰兴水利志》,上面记载:“古马干河是横贯泰兴腹部地区的主要引、灌、排、航骨干河道,全长四十二点五公里。西起永安洲(今为泰州高港区辖镇)江口,流经永安洲、马甸、根思、老叶、南新、元竹、横垛、古溪八个乡(镇),穿两泰官河、新曲河、西姜黄河、东姜黄河、增产港。”从整体路线来看,古马干河是一条直线河流,只在马甸翻水站到永安洲入江口这一段,出现轻微拐角——细细察看,状如葫芦口。除干流之外,古马干河拥有许多支流,支流长短不一,错综复杂。老人们牵着顽皮的孩子,孩子哭了,他们哄孩子,“再哭,再哭河里的毛猴子(民间又称“水鬼”)就来抓你了!”孩子显然被从未见过的毛猴子震慑住了,停止了哭泣,

为什么老人们喜欢叫它【引江河】

“1972年起开挖古马干河东段,建马甸抽水站,设计流量100立方米每秒,只装机一半。”“1977年疏浚古马干河中段,从马甸至古溪42.5公里全线贯通。
——出自《苏北沿江平原》

1972年,对于古马干河而言,可谓具有开天辟地、划时代意义。这一年,古马干河在数以万计的河工们的号声里,迎来了奔涌向西的重生!它将亲吻长江,与黄金水道相拥,迸射出激情浪花!从1972年到1977年,先后经过5次大规模的挑河运动。这5次全民性的开掘工事,所以为什么古马干河又被永安的老人们称作【引江河】因为这条河是老百姓用肩膀挑出来的,引自长江之水!

【上河工】

这是一场如今格外罕见的劳动景象:秋收之后,农闲到来,泰兴县政府动员四乡八邻以毛主席“人定胜天”的环境思想为指导,在平地上,一锹一铲挖出一方方泥土,——“平地起河”。地界靠江,江风冷冽,寒气砭人。各大队调集而来的青壮劳力,随着装满柴草、芦席、粮食和锅碗瓢盆的马车、牛车、独轮车、地排车、手扶拖拉机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地浩浩荡荡向永安公社奔涌而来……到了河工工地上,面对一眼望不到头的平展展的开阔地——现场一片唏嘘、压抑,但随后大家恢复平静,因为他们这些远方的后来者听到了土著居民洪亮的号子声。这号子声,仿佛从遥远的《诗经》里传来:“嘿哟——嘿哟……”这声音在远处、在人海里连绵起伏,一浪高过一浪。平地起河,人们看到了希望。这是一场艰苦卓绝的开挖古马干河战役!



最初那段时间,因为泥土干燥、土壤板结坚硬如石,挖起来可谓困难重重,虽然平日里背背篓、打猪草、割稻谷也是苦力活,但从未出现过双手生满血泡的经历。此时不同,河工们一天下来手掌上的血泡如弹眼一般密集,端饭碗都疼得咬牙切齿。危险无处不在。当地面挖出了深坑,坑深约十米,二三十米的坡度,土质酥软,一人一担百十来斤的泥土,扁担吃重厉害,在肩膀上上上下下地颤抖,吱嘎吱嘎地呻吟,劳动的号子在江河上此起彼伏,忽然之间,和谐的号声戛然而止,工地上传来一阵骚乱,紧张而急促。随后听人叫喊起来:快躲开——躲开!原来在上坡的路上有人失足,担着一担湿滋滋的泥沙从坡子上滚落下来,前人滚落后人遭殃,紧跟着一条道上躲闪不及的人全都咕咚咕咚翻进水中。落水尚属幸运的,最不幸的则是被前人的扁担一棒子击中脑门,破的破、残的残,甚至死亡。
“难道没有挖土机吗?挖土机多快啊!”我于是明白那时候的生产力低下到什么程度,挖土机——他年轻时还未见过,——即使拖拉机,也不多见。



这么浩大的工程,我们的劳动工具却原始得可怜,除了锨头、镐头、爪钩和钢钎是铁的,那时候唯一运输工具就是独轮车,可车上却找不到一点儿金属——车轴都是枣木的!从画出的“河道中心”平地挖土运到一百多米远的“河岸”上,大家推起小车一溜小跑。随着河道越挖越深,河堰越堆越高,河坡越来越陡,小车也越推越吃力,挑担子爬坡又太危险,人多力量大,后来我们想到了一种滑轮绞车:河岸上两根原木立柱之间架一个废旧车圈作滑轮,绕上几十斤重的大车络,一头挂在河底的小车上,河底那人高喊一声“好了”,岸上人猛力往下拉,小车便摇摇晃晃、吱嘎吱嘎爬上了坡。当然这样也有危险,滑轮绞车时间一久就会绳索断裂,连人带车翻跟头,连一旁挑担爬坡的人都难以幸免。


一两个月后,地下水冒了出来。每天早上,我们只穿一条单裤,顶着寒风,到河道中心,砸开冰面,跳进冰水打泥条,用铁锨蘸点儿水,左右切开,像打豆腐块一样。一锨下去足足一百多斤,两锨就装一车。有时排水不畅,铁锨在水里被淤泥牢牢地吸住,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容易挖了上来,却死死地黏在锨上不下来。淤泥层软乎乎的,无法走车,只能用跳板铺路。二三十公分的跳板,小车不时地滑下来,只好连车带泥地再抬上跳板。跳板摇摇晃晃,很多胆小的人不敢走,所以效率很低。



河筒子风一阵紧似一阵。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能看见人影儿就上工。大伙儿满眼眼屎地从被窝里爬起来,每人腰间一根草绳,抄着手,缩着脖子,胳肢窝夹着铁锨,车袢挂在脖子上,车把都懒得摸,随着东倒西歪的小车来到河下。不一会儿,便浑身是汗。于是纷纷跑回工棚脱下棉裤,换上单裤。不一会儿,又是一身汗。此刻停下来能冻成冰棍!实在扛不住了,便轮流到棚里歇上几分钟,想偷懒,也没辙,有人看着。那时候只想着春天一到,就可以告别挑河,回家种地了。
我自然不知道挑河挖泥到底有多么苦、多么累,但从父辈们的回忆里,我是能够感受一二分苦累的。我的父亲兄弟姐妹五人,爷爷30几岁就去世了,家里分的任务重,所以在他16岁的时候就开始“上河工”了!

永安洲91年洪水
自从古马干河1972年开挖延伸,从其腹地入江后,每年由桃花汛至梅雨季,永安洲水灾频仍,村民夜夜不得安眠,水患如同定时炸弹悬于头顶,成为几代人的噩梦。


1991年的夏季,古马干河迎来了它情感宣泄的最高潮。这一年的盛夏,一改昔年的酷热,变得格外潮湿、诡谲。梅雨仿佛遇上鬼打墙,连绵数十天阴风惨雨,古马干河与长江水位双双暴涨,促使原本平缓温和、与长江和睦相处的古马干河,突然间变得汹涌,逾矩。最后,江水倒灌入古马干河,马甸翻水站日夜忙碌也没能将洪水阻挡在站外,永安闸倾尽全力排涝泄洪也分担不了古马干河压力。与长江粗硕的血管相比,古马干河整个身躯都显得太过纤细了,就像一个小家碧玉突然遭逢莽夫猛汉凶残、毫无商量余地地蹂躏。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后,古马干河体内急剧蓄积的洪水猛兽,发出争先恐后的嚎叫,堤坝轰然坍塌,平均海拔仅仅1.8米的永安洲再次遭受猛兽撕咬、摧残。


这一年,防洪抗汛的呼声号声,比往年更加频仍地响彻永安洲乡,一旦古马干河冲开一道口子,那些一直高度警觉的精壮汉子就会立即冲锋陷阵,木桩钉成犬牙,沙袋堵住豁口。沙袋来不及堵塞,人就以肉身相抗。那时候,乡亲们日日夜夜光着膀子、赤着脚,在泥水里摸爬滚打。那段时间,家家户户都已经将家中的什物用床单捆缚好,一旦洪水将房屋淹没,随即将包裹放入木盆和小船,在水中推着走。


据大队支书回忆,那一年,啥都缺,最缺的是蛇皮袋。早在雨季尚未来临之前,乡里面就安排下任务,每个村组干部挨家挨户征收蛇皮袋,直到江堤溃堤前,几个月内一共征收了七八次,最后每家每户最拍干部敲门,他们再来,就只能拆粮囤了。
“那时候,我们坚信‘人定胜天’是颠不破的真理!所以我们有一个共同决心,那就是即使不吃不喝,也要把一个个豁口堵住,我们就是古马干河的长城,就是长江的长城,也是家园的守护神。”持续了51天的守卫和搏斗,雨水消停了,江水复位了,古马干河终于疲软如一条水蛇,静悄悄地游走了。那些冲垮的堤坝,那些淹没的农田,那些摧毁的村庄终于露出了残骸。洪水的蹂躏,深深地触犯了人类的忍让底线。为了避免年复一年的财产损失、人员伤亡、精神摧残,古马干河沿岸的百姓,不再简单地庆幸劫后余生,也不再自我安慰“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男女老少拖着疲惫的身躯,看着满目苍夷的村庄,第一次发出振聋发聩的“毒誓”:宁愿舍得一身剐,也要修筑一条防范百年洪涝的堤坝!


时隔20年,即1991年秋天,又一场大规模的挑河工程拉开了序幕。与70年代所不同的是,这一次以机器为主,人力为辅,从河内清淤疏浚到河岸拓宽加固,忙碌而井然有序。几年后,古马干河沿岸今非昔比:一条全部以岩石和水泥浇筑而成的高十米,上宽十五米,下宽三十米左右的梯状堤坝宛若黑龙蜿蜒数十里。从此之后,古马干河再怎么闹腾也没能冲破这条人工防线。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5 17: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6 12: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泰运河七十年代人工挖出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53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8-10-16 21: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农民为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立下了汗马功劳,而农民的养老问题何时得以切底的解决,所有农民都在期盼!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6 天

连续签到: 10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8-10-16 23: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还记得村里组织村民去挑河…不过印象中是小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10-31 18: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40后的父辈们辛苦了,一步一个脚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36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1-5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1-26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永安洲很牛的,比较发达,造船业拯救了这个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关注身边发生的最新资讯

客户端

客户端

客户端二维码
扫码立即安装至手机

回到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