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赶 集 场  

8033人阅读  10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4-15 09:46
分享到: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黄桥的网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黄桥在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赶集场.jpg
赶 集 场
黄国建
    分田到户后,当了三十年生产队长的父亲从此不需吹哨喊社员上工。把自家的责任田种好,缴足爱国粮,不欠乡统筹村提留,农闲时做些小生意发家致富,就是紧跟国家改革开放的步伐。
    他是较早在队上“先富起来”的人之一:把草披的山墙换成砖砌,屋内的泥土地面全部铺成水泥“预制块”,门前右侧盖了间小屋专门垒大灶、养猪,夏天吃饭时有落地电风扇吹。
    这台落地电风扇的底盘与竖杆管接口简单、无法紧固,头重脚轻有点微倾,扇头左右摇一次,通体晃一下,“咯”的响一声。
    电风扇不是南京产的那著名“蝙蝠”牌,而是父亲从集场上买回来的无牌组装货。
    农村恢复传统集市自由交易后,父亲渐渐的把自己强迫为本地及周边地区的执着赶集人。从集场上顺带买台电风扇享受时髦,证明他做生意赚到了钱,有钱用。
    那些年,父亲蹬着那辆28杠重载自行车去过上海进鞋袜,去过六合收萝卜籽,去过扬中拿猪头,去过常州礼嘉桥批购雨披。
    87年的秋天,我休假回乡谈对象。
    父亲为了体现他的致富成果,为了我谈黄桥街上的对象约会时方便,在我到家之前,一辆簇新锃亮的自行车已停放在堂屋的八仙桌北边等我。
    而我在等她--大眼睛、眉毛眼睫毛组合起来看上去有点像印度女子的姑娘的答复,她在等她妈的答复。
    一天,父亲跟我说:“建呐,反正你这些时也没啥事,过几天东台先烈乡有个集场,你和二队的年儿先去常州拿货,回头我们同去东台,可愿意?”
    “好!”
    几天过后的凌晨四点,一柱散射形圆锥状光体在漆黑的公路上匀速前推。父亲那装了自发电车灯的自行车在前,穿着军装骑着新自行车的我在后。他自行车的后架上挂了两蛇皮袋、另驮了一袋的雨披,我车把上系了一个小布袋,内中装着母亲起早摊的四锅子油塌烧饼和一个水杯,后架上驮了一大袋雨披。对于赶集的生意人而言,商品必须备足,防止不够卖。
    过了分界往北,栖在树上的鸟儿被车灯的微光扰射,提前叽叽喳喳的啁啾起来,不一会功夫,大地被它们叫醒--天开始放亮了。
    “我们停下来歇个脚、喝口水吧。”父亲放慢速度,下车,将自行车推靠在桥栏上,顺手从车把上拿下毛巾边擦汗边笑着问我:“骑得动吗?”
    “还有多远?”我也学着他将自行车靠在桥栏上,坐在地上问。
    “不远了,过了古溪就快了。”
    一路向北。
    太阳缓缓升起,稻田上慢慢起了层薄雾,一户户的炊烟柔柔袅袅地在屋上散去。村路上,一个农民正扛着犁、牵着牛向南走去。
    远远的看见河的对岸空田里有人影移动,有“嗨哟嚎,嗨哟呺”的声音连续传来。
    父亲霎时放慢了骑速,头稍转向后兴奋地对我说:“建呐,明天我们在集场上的生意肯定好!”。
    我用力蹬车加速追上前问道:“为什么?”
    “过了古溪的周庄,到海安地界上,我们歇下来抽烟时告诉你。”
    在海安与泰兴的交界处,父子俩将车撑停在路边,向东坐在公路旁的地坎上。
    “做生意的人,一早遇到抬棺材的,心里就有底,表明生意肯定好做!刚才古溪南边的那一群人,是抬棺材上田落葬呢。”父亲喝了口水,自信满满地说:“我把话摞这等:明天,我们的这多货肯定是早早的卖掉,早早的回。”
    “离先烈那集场还有多远?”我看着他的眼睛问他。
    父亲不愠不火地说:“这北边就是雅周,过了雅周很快就到。”
    继续往北骑。
    脚越踏越重。太阳越升越高。衣服越穿越少。
    过了雅周,往北就是曲塘。
    在曲塘的一棵大树下,父子俩倚树坐在地上,轮流眯了会。俩人吃掉随带的四锅子油塌烧饼,午饭钱也省下了。
    “花钱如流水,赚钱如吃屎。做生意吃不下苦,弄屁的钱。”父亲起身拍拍屁股上的泥土对仍然坐在地上的我说:“现在好多了。起初我做生意,有一次到了饭期,身上又没钱,实在饿得不行,就坐到人家小店,等人家吃剩下的面汤喝。要面子?上有老下有小,得活命,得坚持。”
    “起来,走吧,从曲塘这往东,然后再往北过了南寞,就真的到了。”父亲鼓励我说:“你不曾骑过这么远的路,不习惯,余下的路慢慢骑,不着忙,赶上到先烈乡安顿住下就行。”
    “黄老板,来啦!今天到得蛮早的嘛。”先烈乡的这家临时旅店的老板,挎了一大淘箩米,看见我们过来了,热情地走近招呼。看看我,继而好奇地问父亲:“黄老板,这位解放军同志?”
    “喔,这是我儿子,在河北当兵。这次回来探亲,说是要看看我做生意有多苦哩。”父亲一脸自豪的边说边把车往里推。
    所谓旅店,就是一间大屋满地铺的稻草上面,铺了十几床的旧褥子,外加每床有条不算干净的大红印花面子的旧被子。
    “出门在外讲究不了许多”,父亲似歉疚地对我说:“将就着睡一夜吧。明天卖完了,我们早点回去。”
    夜饭是米粥,旅店提供的。咸萝卜搭粥,我吃得差点把肚子撑破。
    第二天,父亲早早的到集场上转了一圈,回来后把我推醒:“好起来了。吃了早饭我们赶紧上集场上去。”
    集场上,父亲先给我找了个固定点,把他的车与货,交给我看管、售卖。他则推上我的车到集市上叫卖。
    十点钟以后,人开始越来越多,狭长的通路上人来车往,南腔北调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今天生意好做咧”,父亲从我这又搬了一袋上车,急急的走进集市叫卖:“上海产的雨披啊,上海产的雨披,好天不削价,落天不价,卖的出厂价!”“上海产的雨披啊,上海产的雨披,好天不削价,落天不,卖的出厂价!”
    我为了维护革命军人的形象,未游走,末叫卖,出样的雨披搭在车上,“愿者上钩”。
    到了下午三点多,赶集的人渐渐少了。
    父亲笑呵呵的骑车过来,将自行车的大撑脚撑好,心情灿烂地说:“好哩建呐,今天统共卖了一百二十几件,今天生意是真的不错!有几十件都是对半赚!收拾一下,我们这就回家。”
    “还剩三十几件,咋办?不再等等转转?”
    “不用。今年还有好几个集场哩,回去以后还要到常州进货的。”

                                 
                                                     2022.4.1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0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22-4-15 12: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赶集再远都要去,以前的集.会老早就会在心里惦记了,以前的集.会从早到晚都是水泄不通,以前的集.会每个摊头的物件都是爱不释手……我们那估计十年前就取消了集.会,因为妨碍交通了,以前的集.会现在就成为了一种念想了,再也没有那种滋味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4-16 13: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22-4-15 10: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产的雨披,好天不涨价,落天不削价,卖的出厂价!
老黄噶是记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2-4-15 11: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对对。改过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11 天

连续签到: 15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22-4-15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425 天

连续签到: 84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22-4-15 11: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425 天

连续签到: 84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22-4-15 11: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朴实,事情真实,一一难以忘怀的一段亲身经历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4-15 15: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4-16 22: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产的雨被,好天不削价,落天不涨价,卖的出厂价,佩服佩服,真是生意经,看得我肚子笑得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关注身边发生的最新资讯

客户端

客户端

客户端二维码
扫码立即安装至手机

回到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