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黄钟》第七期:水钩绳(作者:黄国建)  

6727人阅读  2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22-7-22 17:25:41 来自: 中国江苏泰州
分享到: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黄桥的网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黄桥在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哒哒哒,哒哒。”“嗒。”“嗞。”邮递员将摩托车停下,“老黄,拿报纸。”
  “嗳,来了,来了。”父亲接过朋友送我的那份年度《新华日报》,微笑着对邮递员说:“就在这儿吃午饭吧。”
2bea0ce72fa2081ff617ebf7855af2f2.jpeg
  “不啦,趁吃饭的当晌儿把报纸都要送掉咧。”
  父亲将报纸打开浏览。踅转身回屋。
  其实他也就仅看看大字标题和整版的彩色广告而已。拳头大的个字儿,拾掇拾掇,他顶多只识得一箩筐。有这多字,够用。
  去年九月下旬的一个下午,我正在楼上看书。
  “建儿,建儿,下来一下。”父亲站在楼梯口喊我。“报纸上的,有个字它不认得我,你看你认得它不?”
  放下手中的书,我迅即下楼。父亲指着B版的国际时讯上的个“菅”字问:“这字怎么念?”
  我一看这是一则关于日本菅直人政府拒绝为钓鱼岛事件道歉的报道。从他粗糙的手上接过报纸,我笑着揶揄道:“嗬,我爹也蛮关心国家大事的嘛!”说完,随手用笔在报纸上写了个“监”字,我说:“这个字会念吧?”
  “会,监牢的牢” 爹知道说错了,冲我笑笑,立改口:“不对,应念监牢的监!”
  “嗯,这字与监同音。”我接着说:“菅,就是草的意思。但是这种草,根很坚韧。”
  “哈哈哈,这么着说,这人也就是根草哇!”
  父亲笑得相当灿烂。
  “不准笑!”我板着的脸,让父亲惊怔地立时收住了笑容。
  父亲问道:“怎么啦?”
  我一本正经地说:“你去把水钩绳给找了来!”
  提到水钩绳,父亲复又哈哈大笑,说:“你给我滚吧,你还好意思说呢!小时候不用水钩绳抽打你这调皮鬼,今天,你会认得这多字?!”
  想想,恐怕也是。
  昔日没文化的父亲为了培养出一个有文化的儿子,用水钩绳鞭抽我,是其惯用的、有效的、重要的教育手段——
  小学二年级期末考试时,我的成绩不小心开溜出了前五名。不料,老师却又意外地,在放假前突然来我家进行了一次家访。待老师从我家把他的夜饭问题解决了、腆着肚子踱着方步往走学校时,父亲已从水缸上方的墙钉上取下水钩绳,黑着脸,喝令我趴在了大凳上接受鞭打。一下,两下… …我没有流泪,倒是脑中浮现出了革命题材的电影画面,突然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毛主席万岁!”
  噗哧,父亲乐了,悬在半空的手,水钩绳垂挂着在晃悠,“好,今天看在毛主席老人家万岁的的份上…去吃饭吧!”
  上小学三年级时,一天放学后和队上的同伴到田里挑猪草。其时,住在我们北边村上的一年级的女老师从坝上回家,被我们几个瞅见,一个大一点的同伴对我们说如此这般,如何如何。他说,一、二、三,喊:“周老师殷老师两人合得好,天天做一块儿搭火灶”… …
  不用说,第二天中午放学后看父亲的脸色就知道,我又要当一回革命党人了!自觉的把裤子褪下露出屁股,往大凳上一趴,劈里啪啦又是一顿与水钩绳的深仇接触。我想喊“中国共产党万岁”,估计没用,也没喊。
  从大凳上爬起来时,行走很困难。好呢,因祸得福,有理由不用去挑猪草了。
  “你回去!把书包也带回去!叫你老子到学校来一趟再说!”这是上高二的时候被传唤至校长室的一桩事了。
  那天下课铃响了,一个漂亮的女生匆匆离开座位,从讲台前一路小跑的往外溜。几乎是同时,所有男生都看到了这个女生胯裆处裤上的一片湿红。同学们想象中的故事,经由坏笑的渲染,放浪了的言语羞煞了那位女生。
  不多时,我和其它声音较大的同学均受到了校长严苛的训斥,勒令写出深刻的检查,并让自己通知家长到校。
  奇怪的是,那天趴在凳子上迎请水钩绳惩办的我,却意外的被父亲唤起来,说:“知道错了?”
  “知道了,爹爹,我错了!”
  “唉,其实也不是你和同学们的错!确是你们男生不懂啊!再长大些,娶了媳妇你就晓得是咋回事儿了!”说完,父亲笑着说:“去学习吧!明天正常上校!”
  八三年,已当了一年多兵的我,准备参加部队院校秋季招生考试。我让家里把上高中时的课本寄到部队以复习备考。一个多星期后,我收到了家里的包裹。里面除了书,还有二斤花生仁,花生仁里还放有一拃长的已经磨细了的麻绳。我一看便知,这是水钩绳的一截。內心讪笑:“离家二千多公里了,还来追打我不成?!”
  那年,因为视力的问题,我不敢过早告诉家里我已被军校录取。直到我通过了军校的身体复检,安妥下来已是九月中旬,这才肯告诉家里,我是考上了!妹妹回信中说,父亲这一个月来吃不好,睡不香,两边的鬓角都白了很多… …知道我考上的喜讯后,就差用公社的大喇叭广播。排宴亲朋时得意的反复介绍经验说:“不是我用水钩绳教育,他哪有这般调直啊!”
  嘿嘿,我可不曾怕过水钩绳。
  转业回家后,我更是没有见过水钩绳的踪影。
来源:《黄钟》第七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499 天

连续签到: 74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22-7-22 20:16: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广西北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7-23 12:31: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江苏泰州
有水沟绳,怎么没有亮(音)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关注身边发生的最新资讯

客户端

客户端

客户端二维码
扫码立即安装至手机

回到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