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我梦中的古银杏树(作者:陆苏菁)  

67619人阅读  3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3 10:59:12 来自: 中国江苏泰州
分享到: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黄桥的网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黄桥在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69d88b7ccd74413d84602c30ac0eeaf9.jpeg
        我生平见过不少古树名木。
       苏州广福寺内光怪陆离、形态各异,以清、奇、古、怪称著的四棵松;淮安施耐庵故居内简枝蔓展、翠叶星稀、骨格清奇、铺满庭院的古黄杨木;山东临沂生长于黑石山缝中干枯枝瘦、皱皮苦叶寿逾千二百年的七株苍老的片松;山东蓬莱阁前干粗叶茂、苍古健硕的唐槐;台湾阿里山绵亘数百顷、高大挺拔、清香四溢被誉为宝岛之宝的桧木;还有浙江古寿圣寺内树皮和树色与紫薇一样光滑耐看的干粗直、叶稀疏、子苗丛生稀世罕见的千年银杏……
       这些经年名木确是稀世珍品,值得留恋。可是在我的记忆里并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成了过眼云烟。然而,对于家乡黄桥的那几棵古银杏树,却总是难以忘怀。往往梦中醒来、行经银杏荫下或嗅到炸白果的清香,总会想起家乡的银杏树,顿时心中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亲切感,但继而却怅然若失黯然神伤。我对银杏树有一种特殊的崇敬、喜爱之情。一方面是因为银杏树不是一般的树种。它是穿越地球数次生物大灭绝严酷灾难幸存下来的极少物种,是中国特殊地貌庇护下唯中国特有的孑遗植物,它是世界自然和历史的珍贵遗产、活的化石,是地球生物界的坚强者。她的历史、精神、品格令我钦佩。另一方面银杏树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在银杏树下读书、玩耍,它以优美的环境、清新的空气、高贵的精神和物质的营养陪伴着我们成长。家乡的那几棵老高、老大、老古、老健的银杏树是古镇黄桥历史悠远、人文厚重、物阜地灵、生态文明的象征。也许是幼学如漆、童忆似刻,也许是经常的魂萦梦牵,那几棵银杏树古朴、苍健的形貌、民间流传的美丽传说深印脑海,栩栩如生。义所不辞,不惴描摩记述,为后人留下一页历史原貌,如能激发乡亲热爱家乡的热忱、珍惜家乡尚存文物、古迹之情怀,将不胜感佩!
       黄桥古镇区银杏树分布较广。印象中北关桥外三宫殿后院一株;丁万昌外花园内一株;西寺庙、赵场村和现公园内各两株;东寺庙大殿前一株;口巷头上一株;南坝桥外土地庙旁一株……这些树木都处于壮年时期,高大粗壮,生机勃发,树龄都超过五百年,有的已近千年。这些银杏树每株都有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故事。
       西寺庙(定慧寺)建于明庆历元年,庙前的两株银杏树长得高大茁壮,树龄近千年。由于连年兵燹战乱,庙宇大多坍毁。住在大殿里的乞丐、难民铲剥银杏树的树皮当柴火,大树相继枯死,树干被军阀锯倒变卖。解放后我们还能看到两棵大树残留在土坑里的树根。
       东寺庙(福慧寺)比西寺庙早建了十五年,大殿前的是株公银杏树,可能生长环境较差,胸围不足两抱,高不足三丈,枝疏叶稀,人们都叫它“长不大”。可是老人都知道“长不大”年纪并不小。解放后建电影院时被锯倒。
       城隍庙后面的银杏树古朴高大。国民党军方将它锯倒,站在树段两旁的搬运工彼此看不到对方的头顶,估计树干的直径在一米八上下。
       丁万昌外花园里长着一株奇形怪状的古银杏树。银杏树粗壮的主干不是直向上生长,而是先与地面呈三十到四十度夹角的高度斜着向东北方向生长,长至约二丈长处,突然昂首向上窜长,树干挺直,枝繁叶茂。奇怪的是在主干的拐变处又向西南方向伸出了比斗还粗与地面几近平行的侧枝,亦枝桠丛生,绿叶扶疏。我当时在黄钟补习社读书,教室就在丁万昌宅内。这株被称之为“昂首卧龙”银杏树的树上树下,成为我们休闲玩耍、读书温课的好去处。我们沿着斜斜的树干,手脚并用像猴子一样爬上树去,在主干和侧枝上坐着、倚着、俯伏着,绿叶遮荫,清风徐拂,学习的疲劳、心中的不爽,统统抛到九霄云外。我们在银杏树畔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毕业后各自劳燕纷飞。外花园也沧海桑田,先是建成工具厂,现在成了职工宿舍楼,“昂着卧龙”也不知何时腾飞升天!
       现在的黄桥公园原来是黄桥何氏家族埋葬受皇上玺书彰封的何氏高官和先人的一方大型坟园,颇有气派。其四面环水,一条官道自其南部横穿而过,致富桥就跨架在东沿的河面上。官道南面横亘着一汪水质清冽、水面宽阔的水泊,由于附近的老虎灶和居民都到这里取水,大家都叫它茶水河。墓地正门前靠官道路北,竖立着御赐“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牌坊两座。远在茶水河南岸的高垛上屹立着两柱云纹兽顶高大威严的华表。墓地正门内是一条坦直的通道。两旁成双成对排列着石龟、石羊、石马和石鹤。在这不同凡响的制式后面是雍容高隆、庄严肃穆的主墓,前有贡台,后围龙框,四周遍植松柏,两株高大的银杏树荫庇四方。最后是一排宽敞的屋宇,称作“享厅”,专供祭祀和接待之用。这座坟园当初的布局画面大致若斯。这样规格和规模的墓地在周围市县是绝无仅有的。而我儿时看到的景象早已时过境迁,人逝物非,苍凉一片。坟墓不见了,一片空旷;享厅毁圯了,野草丛生;御赐的牌坊、华表只剩下西边的一柱华表,形只影单;四对石雕只剩下龟、羊、马各一,被孩童骑磨得油光水滑。唯独两棵银杏树能幸存下来,长得更加高大茂密、巍峨硕健。十里外就能看到黛绿色巨大的树冠、挺拔的树梢,与东寺庙大雄宝殿的画脊飞檐相映相衬,形成一幅壮丽的画面,成为黄桥古镇亮丽的标致,黄桥人民的骄傲。东侧的公树主干需三、四人方能合抱,支干亦粗壮结实;西侧的母树,干特粗,枝繁叶茂,冠幅比两个篮球场的面积还大,树龄约在六百年以上。国民党军踞守黄桥期间,曾在公银杏树朝东的一根枝干上铺木板、垒沙袋,安了个重机枪阵地。由此可见这两棵银杏树是多么的高大结实。
       关于北关桥外三宫殿里的那株古银杏,陈诗庆、王亮昭二公已有美文记叙。文中有“泰兴是名闻遐迩的银杏之乡,鲜为人知的是泰兴银杏的鼻祖就生长在黄桥北关”“该树是明朝开国功臣刘伯温所栽”“树洞里藏有巨蟒致遭雷劈”和“1943年毁于汉奸、伪军之手”等精彩的故事(文载《黄桥历史文化研究》2014年4月第一期)。
       我家住在赵场村附近,工作后寓居东街小学宿舍近二十年,与赵场村的两株银杏树接触比较多,听到的传闻也不少。这里原来是一片宽广平坦的高垛地,东与关帝庙的围墙毗连,西与赵场村菜畦接壤,北枕东大街,南面一条清流与分黄河平行东逝,地势高朗,视野开阔,是块风水宝地。相传是何氏家族埋葬早期祖先的一块墓地。当时周围的老人都说这里是何家的坟园,但只见到高垛地和两棵白果树,没有看到坟墓和其它设施。这两棵银杏树在高垛上无遮无拦,得天独厚,长得蓊蓊郁郁、朝气蓬勃。多少年来人们在树荫下消闲、纳凉,儿童们在大树下游戏玩耍,大家都亲切地叫这里是“白果树脚下”。
       这两棵白果树左公右母,相距四丈开外。公树主干粗直,需三人合抱,高愈四丈,直冲云天。从腰部向上生出一根根粗壮的侧枝,枝丫张扬,绿叶团簇,呈等腰三角形蓬勃上窜,显得雄强、大气、伟岸,像天王高擎的一柄微微张开的大伞,顶天立地。母树主干高仅丈二的光景,但超常粗奘,人们说周围可以靠十六部小车子。几根巨硕的支干沿主干斜向四方辐射生长,支干上蔓生出无数粗细长短不一的侧枝、延伸枝,这些分枝上挂着细长下垂的柔枝,簇生着六到九片不等的扇形绿叶,密密匝匝,葱绿一片,显得雍容、圆润、富泰,象一柄巨无霸的绿色华盖端庄凝立。这两株银杏树有许多奇特之处,为人们称道、点赞。
       奇特之一:雌雄双株、依偎情深。草木生长为了争夺生存空间,往往是丛生则向四周扩张,双株则侧向衍生。而这两棵并列的银杏树并无向两旁倾侧之势,而是稍有内倾相吸相亲之态。两树枝叶繁茂,彼此枝桠交错、叠枝覆叶、摇曳摩挲,融为一体,远远望去公树高峻挺拔,亭亭玉立,母树雍容端庄,富泰丰腴,彼此搭肩挽臂、相依相偎。难怪青年人都称之为“情侣树”。
       奇特之二:树上生树,三木联体。在母树主干上方长出了一株楝树和一株皂荚树。左边的楝树高约丈许,粗如儿臂,一柄柄羽状复叶青翠欲滴,夏天开紫色的小花,秋天结出黄色椭园形的小果。右边的皂荚树长得比楝树高些、粗些,圆形复叶,夏季开淡黄色的小花。我看到成年的皂荚树树身上长着一簇簇的针柴钉子,结的黑褐色扁平弧形的皂荚,可用来洗衣。这两棵小树都长得茁壮挺拔,生机勃勃,成为人们一年四季观赏议论的对象,都称这两棵小树是寄生树,是三木联体树。其实树上生树并不稀奇,母树主干与几根支干的汇合处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盆地,腐叶泥沙堆积,鸟儿带来了树种,生根、发芽、抽枝。树根能穿墙裂石,钻进母树树皮的导水层,小树吮吸着丰富的营养,得以茁壮成长。
       奇特之三:盘根错节、根雕集锦。银杏树为了稳固硕大的树体,根系十分发达,部分露于地——形成形状各异巨大的盘根。母树的树根暴露于地面更大更多。这些树根有的如乌龙探爪深入土层,有的似苍鹰俯伏盘根错节,有的象巨蟒蜿蜒,蟠踞虬结,有的势如波澜,起伏跌宕,形成了一幅盘结、缠绕、苍古多姿的盘根画面。更奇异的是母树的西北角由于长年居民取土,雨水冲刷等原因,低凹数尺,一大片树根裸露出来,形成了一组精美的根雕集锦。只见一树根先隆起后斜插土中,隆起的部分象一条长板凳;有的两根并列斜着向下延伸,象一张倾斜的卧榻;有的根突兀起降,呈“几” 字形,宛如一张不高的独凳;有的粗如手臂,离地尺许,蜿蜒盘曲,腾空处可坐一个人荡秋千,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一条细长的树根呈正圆形向心盘曲,直径超过一尺,平铺地面,与稻草编成的拜垫一模一样。还有一离地三尺上下的粗根像手臂一样前伸,沿粗根向下伸出了五根拇指粗的细根直插地下,紧绷绷的,异常牢固,就像南方榕树的气根。这组状物逼真的根群,长期被人们坐躺、攀爬、摩擦,树皮早已剥落,露出了色如象牙的玉骨冰肌,天然纯真,光彩照人。
       白果树脚下的两株银杏树,在黄桥人民的心目中是亲近的、神奇的、神圣的。历来民间流传着不少美丽动人的传说。
       银杏仙姑。过去的坟园都有守墓人。一天破晓前这里的守墓人起了个大早,披衣走到小窗前,朦朦胧胧看到白果树下盘膝端坐着一位乌发素缟的女子,面向旭日东升的方向,调息吐纳。片刻东方破晓,霞光初现,这个女子缓缓起立,转身朝小屋看了一眼,像一缕轻烟盈盈升起,隐没于晨曦绿幛之中。守墓人吓得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连声说道:“小人无意冲撞仙姑,恳请仙姑原谅,仙姑原谅。”附近也曾有人在深夜看到一白衣女子坐在树顶合十拜月。消息不胫而走。“白果树成精了!”“银杏仙姑显灵了!”四乡八村的善男信女纷至沓来,有给白果树披红挂绿的,有求仙方讨药的,有许愿祈祷的,还有替独生子认干亲的。一时香烟袅绕,爆竹声不绝于耳。群众中还流传着仙姑托梦赐药,使一病入膏盲者起死回生的故事。一时间银杏仙姑成了人们的保护神,这两棵银杏树在人们的心目中也神化了。
       百鸟朝凤。“凤凰伫高枝、灵鸟鸣祥瑞”。两株银杏树枝密幅广,叶茂清凉,成了鸟儿雀跃翻飞、婉转欢鸣的碧居、天堂。康乾盛世,一日清晨,一只羽裳艳丽、色彩斑斓、秀眉丹目、体肢修美的大鸟轻盈飘逸地飞落“华盖”之上。岳峙鹤立,环顾四方,发出一声穿云裂帛的长鸣,声震九霄。刹时,银杏树上的鸟儿噪动起来,各种飞禽从四面八方飞涌而至,围着大鸟盘旋、啼鸣,似群臣朝见天子。善鸣的鸟儿敞开歌喉,唧唧喳喳、转转啾啾、叽叽呖呖,此起彼伏、高低应和。黄鹂、百灵、画眉曼歌妙音清脆婉转成了主旋律,啄木鸟和鹁鸪发出的笃笃声、咕咕声有力地打着拍节,汇成了气势恢弘的交响曲。善舞的鸟儿,有的在蓝天翱翔飞舞,有的在地面展翅开屏,尽展风采。连平日使鸟儿避之不及的苍鹰也迎风展翼翩然起舞,友善地煽动着翅膀轻声啸鸣,向大鸟和鸟群致意。华贵的大鸟不断地点着头、张合着羽翼,高兴地接受着同类的朝觐。太阳高高升起,大地一片光华。大鸟引颈振翅,发出一声鹤鸣九皋、清亮激越的长鸣,直冲长空,消失于天际。围观的百姓成千上万,欢呼雀跃,热烈谈论。“这只大鸟是鸟中之王凤凰。” “百鸟朝凤,千载难逢。象征着国泰民安,盛世太平。”“祥瑞的银杏树和道行高深的仙姑引来了金凤凰!”
       助鹰斗恶。相传东寺庙里有条赤体黑章、头长鸡冠、信子紫黑的长蛇,经常在四周出没,钻鸟窝、吞鸡鸭,搅得人心惶惶。这条长蛇偶尔在夜间也到白果树脚下,上树捕鸟吞蛋,惹得鸟恨树怨。一对苍鹰在公银杏树的顶端筑巢营窝,繁衍后代。鹰蛇本是天敌。长蛇一直觎觎着这个大窝,但惧怕苍鹰利喙、铁爪,往往望而却步。一天长蛇终于鼓起了勇气,直奔树颠,双鹰早已警惕,捷如流星向长蛇发起抗击。雌鹰攻击蛇的头部没有奏效,雄鹰攻向蛇的颈部,钢钩般的利爪抓住了蛇身,用力过猛,利爪嵌入蛇体的骨缝内,既拎不起也挣不脱,只能扑腾着、挣扎着。长蛇一见机会来了,蜷缩着身子蓄力用尾巴向雄鹰扫去,势如钢鞭疾劲。雄鹰无法避让,如被击中势必翅折骨断。这时只见银杏树的一根树枝无风自动,迎着蛇尾扫过来的方向摇曳着,只听啪的一声,树枝与蛇尾同时折断,雄鹰也挣脱飞起,雌鹰趁机猛啄猛抓蛇的头部,啄瞎了蛇的一只眼睛,长蛇负伤落荒逃窜。是银杏树伸出了援手,损己折枝挡住了致命的一击。这个故事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
       至此,人们不禁要问:“那些古银杏树怎么不见了,一棵也没有了?”“黄桥人那时都干什么去了?”古银杏被砍伐殆尽群众中有两种说法。一是日伪和国民党军以构筑炮楼碉堡、制手榴弹柄和防务需要等名义,公开封树锯伐。树上只要被写下或贴上“封”字,就等于宣判了死刑。镇区和近郊比较大一点的槐、榆、桑、榉,松、杉、桐、柏皆被一扫而光。银杏树自是难以幸免。北关三宫殿的古银杏就是被汉奸、伪军强行锯倒的。另一种说法是银杏木是名贵的材木,江南的商人买通驻军长官、地方权势,将大树锯成一段、一段,用大船运走了。现在公园里、赵场村和城隍庙里的几棵大白果树就是这样被坏蛋们明目张胆毁了的。热爱家乡、钟爱家乡古树名树的黄桥人,曾经冒着风险与砍伐树木者斗智斗勇。针对封树行动,黄桥几个社会贤达曾联名写信给最高当局蒋介石,希望他维护“新生活”,解除封树令,但此请石沉大海。群众得知国民党黄桥区党部的要员(另一种传说是伪军团长王效礼)要锯倒白果树脚下的银杏树做棺材,替病重老母冲喜。大家想出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妙计。霎时,有关银杏仙姑显灵了的传言迅速在全镇传开,到白果树脚下敬香、许愿的人越来越多。这些消息传到那个老娘耳里,吓得连声祷告,把儿子臭骂了一顿。群众的妙计一时保住了这两棵古树。然而平民百姓哪里斗得过荷弹实弹、蛮横强暴的恶人,护树抗争终以彻底失败告终。
       家乡黄桥老镇区范围内,庙宇祠堂、名宅大院、古街古巷、圈门拱桥、纪念馆舍、名胜古迹,比肩接踵,星罗棋布。真是古色古香、古风古韵。美中不足的是缺乏一点充满生机和希望的绿色。如果那几棵浓绿、古朴的银杏树还在,那是多么令人赏心悦目的景象啊。
       逝者逝矣,往日难返,来日可追。爱乡敬业、勤奋俭朴、自强好学、明德友善的黄桥人,发扬黄桥决战的光荣传统,努力发展经济、美化家园、传承文明、树立新风,为千年古镇增添新的光彩吧!
来源:黄桥历史文化研究第17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21 天

连续签到: 196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22-11-3 19:47: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广西北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378 天

连续签到: 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22-11-7 20: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江苏泰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11 19:27: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江苏
在其他城市看到人家路边绿化都栽的银杏树很漂亮的,回到我们的银杏之乡道路两边却很少看到银杏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关注身边发生的最新资讯

客户端

客户端

客户端二维码
扫码立即安装至手机

回到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