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23229人阅读  0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3-2 20:15
分享到: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黄桥的网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黄桥在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围剿“蝇贪”,让群众更有获得感发布日期:2018-03-01浏览次数:80信息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字号:[ ]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强调,要标本兼治,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在打“老虎”的同时,也绝不放过侵蚀群众利益的“苍蝇”。
  “蝇贪”成群,其害如“虎”。据统计,2017年1月至12月,全国查处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12.21万个,处理15.91万人;十八大以来的5年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处分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27.8万人。
  今年,中央继续加大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力度,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一方面,坚决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要求围绕打赢脱贫攻坚战,开展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另一方面,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
  揭开形形色色“蝇贪”嘴脸
  近几年,随着全面从严治党不断向基层延伸,一些“小官巨贪”被严肃查处,形形色色“蝇贪”的丑陋嘴脸暴露于人前——
  有的以权谋私。一些基层党员干部,将手中所掌握的权力变为个人谋取私利的工具,或收受贿赂,或吃拿卡要,或雁过拔毛。这种腐败现象较为典型,多发于执法、监管等窗口单位以及公共服务行业和工程建设等重点领域。2016年8月,湖南省纪委曾通报一批“蝇贪”案件,其中,溆浦县卫生局原党委委员唐胜、医政股原股长夏立祥不仅通过违规收费获利,还分别收受他人钱款并为他人谋取利益,被开除党籍并被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有的优亲厚友。一些基层干部在土地征收流转、拆迁改造、惠民补贴、扶贫救济、低保社保资金管理使用等方面违规为亲朋好友谋取私利。去年年底,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纪委公布的一起基层干部“靠山吃山”违纪违规案件,令人震惊:陇川县民政局56名干部职工中,竟有40人的亲属共82人违规享受城乡低保,部分干部职工的配偶及直系亲属违规享受低保资金达40.5万多元。
  有的贪污侵占,主要表现为部分农村党员干部挪用、侵占农村集体“三资”等行为。甚至有的“蝇贪”相互勾结、相互包庇,“抱团”欺骗群众,大肆侵吞国家涉农扶贫政策性补贴和专项资金。有关资料显示,安徽省芜湖市检察机关近年来查办的涉农惠民领域职务犯罪案件中,窝案、串案占涉农惠民领域职务犯罪立案总人数的84.52%。而据报道,2009年至2010年,海南省海口市石山镇荣堂村民小组和玉库村民小组多名村干部通过欺骗村民签字侵吞的征地补偿款竟达1300万元。
  有的涉黑涉恶。一些“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欺压群众、操纵选举,把持基层政权;少数基层干部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强行敛财。河南省新县卡房乡何山村党支部原书记吴成福,是当地群众眼中不折不扣的“一霸手”,侵占了不少村民的扶贫款。广东省深圳市沙井街道原党工委书记、办事处主任刘少雄利用职务之便,收受陈垚东等个人和公司的贿赂款近2000万元,长期纵容以陈垚东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
  找准“蝇贪”腐败高发的“病根”
  发生在基层的“微腐败”,涉及金额可能不多,但啃噬的却是群众的获得感,损害的是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侵蚀的是党的执政根基。
  “基层腐败特别是发生在农村地区的腐败,损害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宋伟认为,基层黑恶势力四处活动、村干部贪污腐败,本身就是一些地方基层管党治党不力的表现之一。
  云南省嵩明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王玉萍说:“有的村级党组织软弱涣散,村务监督委员会形同虚设,群众身边的‘苍蝇’胆大妄为,直接影响到党的凝聚力、影响力、战斗力的充分发挥。”
  “基层干部纪律松弛,正暴露出约束监督的乏力。”湖南省纪委监委信访室主任刘泽友告诉记者,“从全省纪检系统近年来掌握的信访数据看,80%的信访来自县以下的基层,80%的信访涉及群众具体利益。”
  因信访矛盾集中、群众反映强烈,湖南省龙山县苗儿滩镇民主村成为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专项整治“蝇贪”工作重点村。探究“重灾区”的病因,约束机制虚化和村务管理混乱便是其中之一。
  岳阳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李挚坦言,“苍蝇”乱飞,主要原因就是对基层干部权力的制约不够。而缺乏约束和监督的权力,再小也很危险。
  调查中,不少基层干部对记者说,这些年,国家对基层投入逐年加大,资金多,拨付渠道多,给监管带来的挑战也越来越大。中部某县曾对县里的各级惠民资金做过一次不完全摸排,中央一级和省一级有近500项,“大雁满天飞”,各有各的轨迹,监管者要摸清,难度确实不小。同一项目很多部门都有相关资金,但往往是“切蛋糕”的不管“分蛋糕”,重拨付轻监管,漏洞就多了。
  树德莫如滋,去疾莫如尽。整治“蝇贪”,当从“病因”入手除掉病根。
  对症下药狠拍“苍蝇”
  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公报指出,坚决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围绕打赢脱贫攻坚战,开展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把惩治基层腐败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保护伞”。紧盯群众反映的突出问题,加大集中整治和督查督办力度,把全面从严治党覆盖到“最后一公里”。
  “崇仁县河上镇江上村党支部原书记邓杰横行乡里、敲诈勒索,被开除党籍,并被依法判刑……”春节期间,抚州市纪委发布的一则通报,令当地不少干部群众直呼“大快人心”!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一些“蝇贪”与黑恶势力臭味相投,甚至自身也涉足黑恶势力。有的黑恶势力之所以猖狂,很大程度上在于“保护伞”的庇护,而这些“保护伞”往往又能从黑恶势力处获得好处。因此,惩治基层腐败,必须与扫黑除恶结合起来。
  “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往往和经济问题交织,尤其在涉及土地征迁的农村地区、城乡结合部。”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薛庆超认为,要盯紧基层干部手中的权力,谨防其与黑恶势力勾结欺压百姓。
  “人民群众是‘蝇贪’和黑恶势力的直接受害者,对整治‘蝇贪’、扫黑除恶最期盼、最有发言权。”庄德水建议,惩治“蝇贪”应发动群众监督,充分运用好群众的力量。
  规范基层干部权力运行,加强对权力的约束,是防止滋生“蝇贪”的必要手段之一。福建省福州市委常委、福清市委书记王进足认为,“应通过清单式确权、全方位控权、阳光化晒权、多元化督权等手段,进一步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遏制群众身边的腐败。”
  中央纪委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组副组长高波则认为,加大整治“蝇贪”力度,应加快建立巡视巡察上下联动的监督网,充分整合互联网等信息资源,搭建高效便捷举报平台,畅通监督渠道。
  “蝇贪”的滋生,与基层党组织软弱、管党治党宽松软密切相关。高波认为,在整治“蝇贪”工作中,必须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尤其是牢牢抓住基层党组织负责人,加强对其工作作风、党建成效、管党治党责任落实等方面的考核监督。
  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纪委应履行好监督责任,要当“铁匠”硬碰硬。据湖南省纪委有关负责人介绍,湖南省2016年起开展“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将查处“蝇贪”列为纪检监察工作的重要任务,聚焦扶贫领域,实行精准监督。近两年来,该省分四批向各市州和省直单位重点挂牌督办问题线索371件,查实232件,查处514人。
  “惩治‘蝇贪’,还必须加强基层纪检监察干部队伍建设,以过硬的队伍,确保责任层层传导压力不递减。”薛庆超认为。(记者 邹太平)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关注身边发生的最新资讯

客户端

客户端

客户端二维码
扫码立即安装至手机

回到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