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陈毅二进严徐庄(作者:白建华 严德陆)  

54185人阅读  3人回复   查看全部 | 阅读模式 |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8-29 16:06:47 来自: 中国江苏泰州
分享到: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黄桥的网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黄桥在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DSCI0426.JPG
        严徐庄,是一个位于黄桥镇西北方向大约五、六公里的村子,现在是黄桥镇严徐村。
       据说,当初先有徐姓从外地迁居至此,形成村庄后叫“徐家庄”,后来严姓亦迁入定居,并迅速发家。严姓出了两户富甲一方的大地主——远近闻名的“余大房”、“同四房”,因此庄名在“徐”字前面加了一个“严”字,称为“严徐庄”。
       当然,这已成为历史,然而这个只能在泰兴县(市)的地图上找到的小村庄,却与中国革命史上一位伟大的革命家——陈毅元帅的名字联系在了一起,留下了一段传奇佳话。

       一九四零年六月,新四军陈毅、粟裕部队奉命从江南渡江北上,开辟苏中抗日根据地,先在郭村与国民党顽固派遭遇打了一仗——郭村保卫战,并取得胜利。为寻找更广阔的发展空间,7月25日挥师东进,7月29日抵达黄桥,并在此立足,建立了苏北区党委和民主政权——通如靖泰临时行政委员会。到达黄桥不久,陈毅即来到了严徐庄,住进了严徐庄东头“余大房”严彝卿家。
       这一天,严彝卿得知新四军的陈毅司令员要住他家,早早便叫家人指挥佣人、长工打扫整理房间,自己则衣冠整齐在家等候。不久,听说陈毅骑马到达,便匆匆迎出大门,在陈毅马前恭恭敬敬地抱拳相迎,口称:“欢迎陈将军,欢迎陈将军。”陈毅下得马来,亦抱拳致意,并说:“不敢当,不敢当,有劳老先生远迎。”一阵寒暄后,严彝卿将陈毅迎进客厅,让座献茶。陈毅在客厅中坐下,一面与严彝卿交谈,一面扫视厅内,只见客厅的东墙上挂着一个大像框,里面的一张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感到这个人很面熟,便站起来走到相框跟前,指着相框内一幅照片问:“敢问老先生,这照片上的先生是……?”没等陈毅问完,严彝卿即站起来回答:“这是犬子严可为,是老三,曾在法国留过学,现在南京工作。”陈毅恍然大悟:“哦,我道怎么这么面熟,原来是我的老同学严可为啊!那我得尊称您为伯父了。”说着又向严彝卿抱拳致意。严彝卿很惊讶,一边说:“不敢当,不敢当!”一边想原来这位威震四方的大将军还是一位留学法国的大知识分子呀,不由心生敬意,忙叫出严可为的媳妇王贤婉及两个孙子与陈毅相见。严彝卿向陈毅介绍:“这就是三儿媳王贤婉及两个孙子——严京生、严泰生。”王贤婉谦逊地向陈毅问好:“陈将军好!”并叫两个儿子一一向陈毅问好:“陈伯伯好,”陈毅一边答应“好,好”一边拉过两个小孩到自己跟前,问他们几岁了,有没有念书,两个小孩,一一回答,陈毅很开心。
       就这样陈毅就在严家住下了,住在严家第三进堂屋的西房里,东房里住着严可为的妻子王贤婉母子三人,中间的堂屋成了陈毅开会或会客的地方。
       说起陈毅为什么选择住在严徐庄,而且住进大地主严彝卿家。这还得交待一下严彝卿家当时的状况。

       严彝卿家是严徐庄几家大地主中的首富,有三千多亩地,一百多间房,庄园内用条石板铺了一条宽2米左右,长200多米的南北大路(笔者最近在严徐庄采访时,在严家老宅居住的一户人家正在翻建房屋,在建房工地上,还摆放着几十块当初铺路的条石,当初铺的条石路如今已被3米多宽的水泥路替代了)。庄园后有一个二亩多地的小花园,花园内除了栽植众多树木花草外,还建了十二间敞厅,就像现今的会堂或歌舞厅,砌筑和装修豪华至极,青砖、黛瓦,不仅用料讲究,而且施工极精致。室内装修十分考究,地坪上铺了一层罗底砖,罗底砖上倒扣一层火缽头,火缽头上躺着杉木粱条,上面再铺一层厚厚的油松板,地板及粱条、椽子刷大红油漆,地板四周压着铜条,柱子上亦包裹铜皮,梁上挂着一排排宫灯,外面走廊上挂着鸟笼,这里就是严彝卿休闲或朋友聚会的地方,闲人是进不了的。当时老百姓还不认识电话机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他家就装了电话,还有被老百姓叫作电盒子的留声机。全家不仅有几十个长工、佣人,还有几十名家丁护院,他家的富裕在东北部地区闻名乡里,作为这样一个大地主的当家人严彝卿从小受过很好的教育,有较好的文化素养和道德修养,子承父业后,虽为大地主,肯定要剥削农民,但与其他地主比较起来,不算刻薄,所以在乡村中有较高的威望,人人都尊称其为“大老爹”,他将几个儿子都送出去读书,尤其将三儿子送法国留学,自己积极参与地方事务,兴办公益事业,而且与共产党组织有接触。
       从外围环境来说,严徐庄当时已有了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已有四名地下党员活跃在群众中,群众基础比较好,所以地方党组织在为陈毅选择驻地时,推荐了严徐庄严彝卿家,而陈毅一进严家,又得知这是老同学的家,使他更感到亲切,所以就踏踏实实地住下了。
       这一段时间,陈毅忙于创建新的根据地,组建地方民主政权,工作很忙,基本上是早出晚归,骑一匹大马,一到晚上,便回到严徐庄,严家门外西南边有一个大水塘,水塘边长了几棵大树,陈毅一下马,警卫员便将马栓到水塘边大树上。这是陈毅第一次进严徐庄,当地人回忆是一九四零年农历七月,阳历应该是八月底或九月初,这次住了六、七天时间,陈毅就带着随从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人们不便询问,也无从知道。
       二十多天后的十月三号夜里,陈毅又一次来到严徐庄,仍住在严彝卿家。这一次声势很大,单通讯兵就有二十多人,通讯参谋周仲明带队,一路架线过来,刚把电话机安装好,陈毅就带领机关的几十个人来到严彝卿家,门外派了岗哨,机关人员进进出出。其实,这天下午,黄桥战役已经打响,东南、东北方向不时传来枪炮声、飞机轰鸣声,陈毅要在这里指挥黄桥决战。这次指挥部设在严家第二、三进房屋间的东厢房里,里面桌子上摊放着一张大地图,旁边一架黑色手摇式电话机。陈毅身披一件灰色军装,双眉紧锁,凝神端坐在办公桌前,一支点着的香烟搁在烟灰缸上。
       “滴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陈毅迅速拿起电话,电话里传来副总指挥粟裕从黄桥前线指挥所传来的声音,粟裕报告了侦查清楚的敌军情况,陈毅指示:“敌人来势汹汹,我们要有充分的准备。部队要利用战斗的间隙加固工事,防止敌人炮火袭击。要做好镇里居民的疏散隐蔽工作,一定要保护好人民的生命安全。“
       这一夜,陈毅彻夜未眠,4日拂晓,黄桥方向传来一阵阵激烈的枪炮声和飞机轰鸣声,顽军已开始从黄桥东门方向向新四军发起进攻,并且派了两架双翼飞机在天上助威,“部队立即进入掩体,不要过早暴露,尽快查明最前面的敌军番号,”陈毅在电话里向粟裕下达命令。
       天色大亮以后,枪声更加密集,而且夹杂着手榴弹的爆炸声,战斗已进入短兵相接阶段。
       严徐庄指挥部里电话一直响个不停,陈毅果断地发出一道道命令。
       下午两点左右,炊事员再一次将热了几次的午饭端来,小声说:“陈司令,已快下午两点了,快吃午饭吧!”“先搁那儿吧。”陈毅一直盯着地图,看都不看老马一眼,老马只得叹口气,摇摇头退回去,直到二个多小时后,陈毅听到了全歼敌独立六旅及翁达自杀的消息后,陈毅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吃午饭。
       5日凌晨,陈毅已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俞副官好劝歹劝,陈毅才和衣躺下,可没到半个时辰,他又一骨碌坐起来,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然而就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电话断了。陈毅与黄桥粟裕、陶勇失去了联系。“怎么搞的?”陈毅急得将电话机掼到了地上,下令“马上派人查线!”

       通讯参谋立即下令刚端上早饭碗的通信连战士火速查线。为了应付突变情况,陈毅命令把所有物资全部装车,所有人员一律鞍不离马、枪不离身。整个机关都紧张行动起来,大家知道,前方情况不明,陈老总作了最坏打算。
       中午,前方押来8名俘虏,其中1名中尉连副和1名少尉排长,陈毅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眉毛一扬,命令立即把俘虏带过来亲自审问。审讯完俘虏,电话接通了,通讯参谋换上一台新电话机,话筒里传来了陶勇报告战况的声音,陈毅听了哈哈大笑。
       周参谋将坏电话机捧出,拿到通讯兵驻地严正宏家,交给严正宏,说:“这台电话机是陈老总用的,被他摔坏了,请您先收藏起来,待战斗结束,我来取。”后来战斗结束,指挥部撤出时,周参谋并未顾得上将坏电话机取走,严正宏用旧衣服将电话机包好,藏到了橱子上面的一只木箱子里,他在世时,每年都要拿出来看一看,直到2009年他临终前,才将此事告诉他的老伴孙玉华,要她一定要保管好,作为一件宝物传给下一代。后来,政府新建“新四军黄桥决战纪念馆”向全社会征集文物,才由在村里协助搜集整理历史史料的退休老干部严德陆同志转交给“新四军黄桥决战纪念馆”谢馆长。近日,我们采访已九十七岁高龄的孙玉华老人时,这位老人仍然健康,当时我们将她从农田里请回,向她了解情况时,她仍清楚记得陈老总进严徐庄的情形,并详细介绍这台坏电话机保存下来的经过。
       见陈老总开心大笑,炊事员老马趁势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陈老总,太累了,喝一口吧。”陈毅瞅了一眼:“什么?前方在打仗,我在喝鸡汤,端走。”老马刚退出,通讯连高副连长冲进屋,激动地向陈毅报告江南增援部队已到的好消息。陈毅一把拉住高副连长的手:“辛苦辛苦,你们立大功了!吃饭了么?老马,快把鸡汤端来给我们的功臣喝!”
       听到增援部队已到黄桥并投入战斗,陈毅一拍桌子:“好了,好了。这下稳操胜券啦!”他在电话里叮嘱粟毅、钟期光要向连夜赶来的增援部队慰问,放下话筒,陈毅这才感到肚子饿急了。大喊:“老马,肚子都饿瘪了,怎么不给我们饭吃呀!”老马立马端来准备好了的饭菜,不高兴地说:”好几回都给你顶回去了,哪个还敢送给你。”陈毅呵呵大笑:“是我的态度不好,向你检讨嘛!等打了胜仗,给你记一功。”
       这天下午,局势渐渐明朗,一个个捷报不断传来。翌日凌晨,顽89军军部被歼,军长李守维夺河逃窜,溺毙于挖尺沟。陈毅拨通李明扬的电话:“……,战事已结束了,李守维军长已下水了,33师师长孙启人、99旅旅长苗瑞林、117师参谋长孙绍英都在黄桥做客呢!”
天色大亮后,陈毅沐着晨风,离开严徐庄回到黄桥。
       黄桥决战之前,陈毅为了分化瓦解顽固派势力,曾三进泰州,做李明扬、陈泰运的工作,争取他们中立,战斗打响后,陈毅派员在泰州紧紧盯着李明扬,而李明扬也派人跟着陈毅,一天战斗间隙,陈毅突然来了兴趣,带着机关人员在严彝卿家打谷场上临时支起篮球架,陈毅亲自上场,打起了篮球,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泰州李明扬处,本来闭门谢客、拒不见陈毅派出的人员的李明扬打开了门,将陈毅派去的联络员请进屋。
       陈毅在指挥打仗的时候,是一位威震四方的将军,叱咤风云,威风凛凛,而不打仗的时候,却和蔼可亲。据严可为的妻子王贤婉在世时回忆:“陈毅整天忙于工作,十分认真。但人很好,平易近人,没有一点官架子,上下级平等相处,对老百姓态度也很和蔼。”她还说:“陈老总曾动员我参加新四军,但我有两个年幼的儿子,离不开家,所以没有答应他,他也不生气。”
严辰生(第三期文中提及的陈毅抱过的小孩)的母亲王伯华在世时回忆陈毅将军时说:“陈老总1940年曾两次住余大房家,黄桥决战时,       总指挥部就设在这里。他平易近人,有空时还跑到前边我家里来(王伯华家三间房在严彝卿家房子前面,平时严彝卿家出入,要么从王伯华家东边的巷子走,要么从王伯华家堂屋内走)同我拉家常,抱过我的大儿子辰生玩,他还动员我参加新四军,我答应过他。但他们走时,我舍不得才六、七个月大的儿子辰生,未能跟他们走。”
       七十五年过去了,当年见过陈毅或者跟其亲密接触过的人们,都已相继离世,即使那时一些稍微懂事的小孩,现在也都成耄耋老人,有的说话都不清楚了,但他们健在时,口口相传的这些陈毅同志在严徐庄的故事,却会一代代传下去,成为这个小村子永远的精神财富,激励着这个村子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发扬黄桥决战的革命精神,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而奋斗。
DSCI0427.JPG
       为了继承和弘扬老一辈的革命精神,1980年,为纪念黄桥决战胜利四十周年,泰兴县革命委员会在严彝卿老宅原址旁择地修建一座纪念碑,二十年后的2000年又出资在原址重修建了一座占地四十多平方米的纪念亭。亭内竖立纪念碑,正面碑文为:
“新四军黄桥决战苏北指挥部旧址”
    背面碑文:
       “1940年10月,陈毅率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移驻严徐庄,在此指挥了著名的黄桥决战。为了缅怀跟么前辈的丰功伟绩,教育后人,1980年泰兴县革命委员会特立此碑。以资纪念。2000年秋月重新修建并增刻碑文于后。
泰兴市人民政府
2000年秋”
          2014年,县政府又拨款,由刘陈镇人民政府负责在纪念亭周围加装不锈钢围栏,亭周栽植树木、花草,并落实专人看护管理。现在,这里已成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泰兴市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陈毅二进严徐庄,成就了黄桥决战这一震惊中外的以少胜多的军事奇迹,同时也让严徐庄这个原并不知名的村庄载入了历史史册,与陈毅元帅一样彪炳千秋。
DSCI0429.JPG
(注:本文中一些情节叙述引自袁锦云同志《严徐庄三天三夜》)
来源:黄桥历史文化研究第16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553 天

连续签到: 128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22-8-29 16:30: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广西北海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9-7 08: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山东烟台
这个碑真丑,怎么排的版,显得太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646 天

连续签到: 34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22-9-7 09: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上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关注身边发生的最新资讯

客户端

客户端

客户端二维码
扫码立即安装至手机

回到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